透过表面看本质:美国允许三星的存在,却容不得华为?

几年前,字节跳动估值还没有如今那么高,大概规模在腾讯的一成左右,然而这些年腾讯摆出了架势处处和字节跳动死磕。

一个朋友和我聊天,说为什么那么大的腾讯要和头条系打成这个样子。我告诉他,头条系的流量很大,由此可能衍生出各种各样的模式和应用,比如社交,从而动摇腾讯的基本盘。朋友说,抖音啥的做社交根本不靠谱啊。

我告诉他,的确头条系的app想要做社交都不容易,都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是万一做成了呢?

腾讯为什么要去冒这个万一的风险呢?

透过表面看本质:美国允许三星的存在,却容不得华为?

美国是目前世界的老大,是不会允许任何国家挑战自己的位置,有这个苗头都不行。

从蒸汽机,到内燃机,到计算机,再到信息技术,每一次革命性的技术进步都对世界格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个道理很简单。

已知的技术应用,没什么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未知的技术应用。

比如中国自己做cpu,就算做出来了,对美国来说,影响主要在于切分了高端利润的蛋糕。当然这并不是说cpu不重要,而是说就算中国自己造出了cpu也没法颠覆美国。

同理,其他的半导体、汽车、航天航空等等领域,中国通过努力达到了美国或者其他强国的水平,在格局上是分割,而不是颠覆。

中国做出了自己的cpu,intel和amd照样可以卖,中国做出了比肩bba的汽车也不会摧毁德国的汽车工业。

但是5G和人工智能这类技术则不同,

比如我个人并不看好短期内5G和人工智能的变革影响,但这恰恰才是致命的地方,

因为大家都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中国不知道,美国也不知道,全世界谁都不知道5G和人工智能的未来会如何演变,

也许只是普通的更新换代,但也有可能产生新一次的技术革命,

如果未来5G和人工智能产生了变革性的影响,而主导国是中国的话,那么届时的全球老大是谁?

蒸汽机内燃机出来了,马车就废了;计算机出来了,算盘就废了;手机出来了,bb机就废了;革命性的技术应用,对行业是颠覆性的。

当然,5G和人工智能只是有可能发展成为颠覆性的技术应用,

但还是刚才说的问题,就算是万分之一的可能,美国在老大的位置,愿不愿意去赌,去押注说5G和人工智能不会颠覆现有秩序?那么显然,美国肯定是不愿意去赌的,

而反过来,中国,则是必然要去赌,这就是矛盾的根源。

我再举个例子,

区块链的未来应用具有很多不确定性,但是为什么,国家要推区块链?

区块链能用在哪里能用成什么样,能多大程度改变现在,谁都不知道,也可能很多资源投进去最后没有产出。

还是一样的逻辑,区块链是一个新兴技术,能发展成啥样我们不知道美国也不知道,也许将来也就只能搞搞币,但也许将来可以颠覆行业,

中国,作为一个挑战者,为什么不可以赌一下?

透过表面看本质:美国允许三星的存在,却容不得华为?

回到本题,

三星,不仅仅是华尔街参股,更重要的在于三星虽然家大业大,号称全产业链这个那个,但所有的东西,没有超出美国的世界框架。再加上韩国时至今日仍然在美国掌控中。

华为之所以面临今天美国政府全方位,多维度,坚决且长期的战略打击,其深层次原因并不在于华为未能让美国的华尔街资本获得充分的利益分享,而是美国作为全球头号霸权国家,基于国家战略安全,全球政治掌控等全方位的考量之下做出的必然选择。

普通老百姓可能对信息产业,互联网这些已经飞入寻常百姓家的大众产业很难跟国家最底层的信息安全联系在一起,但事实上这个产业对于国家安全,国际政治影响在全球所有产业里毫无争议的排名第一。

互联网追本溯源就是来自于军方的项目,最终这个项目在美国的引领之下,在全球开花结果,变成地球村的居民高度依赖无法绕过,成为了我们生命一部分。这一巨大成功也进一步加深了美国对全球政治经济,贸易文化,以及信息安全,public opinion走向全方位的深度掌握。而随着新信息技术普及的进一步深化,从基础架构设备到终端产品,人们的所有活动,信息,隐私更加完整在这些通信平台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端,管,云,芯片成为了构建这个信息社会的最核心最基础的要素,谁控制了这些关键要素,谁就会成为下一个10年乃至50年的领导者。而对于美国这个谋求做全球霸权无可争议的老大的国家来讲,确保在这个产业里无可撼动的领导者是美国必然选择的国家战略。

华为在美国领导的这场信息革命中,在美国所建构的这座大厦之上一路高歌猛进,顺应时代发展潮流,通过艰苦卓绝的努力,一步步的成为了这个领域世界顶尖企业。尽管美国从未放松过对华为的密切关注,哪怕在华为还非常弱小的时候,但华为的成长速度还是让美国大跌眼镜,无比震惊,最后下定决心必须除之而后快。

阿朗诺西爱立信,这一个个前车之鉴,如今在手机,芯片领域又在复制同样的故事,如何不让美国对华为又恨又怕?如果美国让一个中国公司在通信基础设备,IT产业的基础芯片,通信终端全方位的硬件平台上在全球市场上形成星火燎原之势,成为这个产业毫无争议的市场王者之后,那么美国的对外信息技术霸权将无处落地,对这个新兴技术产业革命彻底失去领导者的地位。这是美国断断不可容忍和接受的。

对华为的一系列制裁和封锁从来不是出于贸易保护主义,从来不是因为华尔街资本无法从华为身上获取经济利益分成所致,而是完完全全出于更高层面的美国国家战略下自身安全和对外信息霸权,一个未来产业的主导权的需要。
华为以及中国的其他企业则不同,美国不但要防着侵蚀自己的高端利润市场,更需要防着哪怕一点点革命性颠覆的可能。华为在前线,而背后是挑战者中国。

透过表面看本质:美国允许三星的存在,却容不得华为?

当今世界,五大流氓确实是综合实力的巅峰,注意:这里强调的是综合实力,包括但不限于:政治,军事,情报,经济等方面的实力,而不单单是经济实力,要单论经济实力,老毛子连广东省都不如。除了五大流氓,其他国家在政治实力上就差一截,外交上只能朝秦暮楚,在大国之中寻求空间,而五大流氓的主要游戏,就是争夺全球的势力范围。

说回韩国,政治方面,自己就是美国的势力范围;经济方面,97年金融危机后,和IMF签订的不平等经济条约,用中学历史书上的话来说,叫陷入了半财阀半殖民地的深渊。韩国三星,前面加“韩国”两字,这公司就是韩国的公司?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

美国扣在中国和华为头上的一顶大帽子叫:国家资本主义。就想问一句,韩国日本举全国之力搞的大财团,不是国家资本主义?沙特阿美石油,不是国家资本主义?只有华为和中国是国家资本主义?前面那些个国家资本主义都和美国愉快的玩耍,怎么到了中国这,就变成打击对象了?

所以说,都是千年的狐狸,装什么小白兔。

Show CommentsClose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