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解放台湾最佳窗口:国人挺住!我们能等到

长期以来,美国对外输出颜色革命,几乎无往而不利,从苏东剧变到乌克兰的橙色革命,从阿拉伯之春到香港的反送中暴乱,通过煽动民众,街头暴力革命的方式颠覆政府,夺取权力,几乎是一招鲜,吃遍天。

最终在香港踢到了铁板板,强大的大陆中央政府是香港的坚强后盾,美国在海外的颜色革命终局在香港惨淡收场。

杀人者恒被杀,鹰酱玩了一辈子鹰,最后也终将被鹰啄瞎了眼睛。

自今年5月份以来,因为黑人弗洛伊德之死,颜色革命的美丽风景线开始在美国各地涌现。

美国民主党终于将在海外斗争的手段,用到了国内政治斗争,这个很好理解,特朗普上台以后,丝毫不给民主党面子,将奥巴马政府的八年政绩废除得一干二净,民主党背后的利益集团早就巴不得他早点下台了,此时不搞事更待何时?

美国持续几个月的种族骚乱和持续内斗,也让我们看到了颜色革命在美国爆发的必然性。

起先是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提前放出风声,如果大选出现舞弊现象,导致他输掉大选的话,他将拒绝交出权力。

他还曾试图借口疫情延期美国大选,并且找借口拒绝了有利于民主党的邮寄选票方案等等各种骚操作。

而民主党也不甘示弱,几个月来持续不断的煽动黑命贵运动,这都是要花大价钱的,特别是有意思的是,民主党控制的加州政府众议院真的通过了向黑人赔偿14万亿美元的议案,以此来激励黑人持续不断的搞事情。

黑命贵运动肯定会持续到美国大选,而且会在大选后掀起高潮,特别是如果拜登败选了的话。

当美国两党召开全国代表大会,才刚刚推选出各自的候选人。

俄罗斯《观点报》网站就在8月27日发表了题为《美国面临颜色革命》的报道,认为不排除大规模骚乱和破坏投票程序的事件将在11月3日爆发的可能性。

反对特朗普的颜色革命将开创美国最近一些年来的先例。

曾参加2016年总统选举的民主党人希拉里公开呼吁当前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11月3日大选日当晚自认是获胜者。

美媒援引希拉里的话称:“无论什么情况,拜登都不应当承认败选。因为我觉得,(计票)过程将耗时很久,而且我相信,如果我们像另一方(共和党)一样寸步不让,同样专注和坚持不懈,最终会取得胜利。”

说起来,民主党人在新世纪的两次大选中输给了共和党,其实都是输得有些不明不白的。第一次是戈尔输给了小布什。

2000年大选的时候,戈尔因为是克林顿的副总统,借着克林顿时代美国经济牛气冲天的光环,民调和得票率都领先于小布什,在决定胜负的佛罗里达州,戈尔只比小布什少了150票。

大选之后虽然启动 了重新计票程序,但是却没有公布重新计票的结果,戈尔或许是迫于幕后压力承认败选,输得稀里糊涂的,很可能是共和党选举舞弊了,因为时任佛罗里达州的州长正是小布什的弟弟!

第二次就是2016年希拉里对阵特朗普那一次了。希拉里选前的呼声很高,几乎全世界都认为她是美国统治集团内定的总统,选举结果不会有悬念,以至于像日本首相安倍等盟友都押宝在了希拉里身上。

确实,希拉里比特朗普多了400多万选票,但是特朗普却赢得了几个关键的摇摆州的选举人票,赢得了大选,希拉里也是输得稀里糊涂的。

我想如果民主党人当时知道特朗普后来四年的执政是这个样子的,吃相这么难看的话,早在2016年,民主党就会发动颜色革命了,不承认选举结果,要求重新计票了。

反正只是重新计票这里面就有了巨大的操作空间,君不见最近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大选得了80%多的选票,还差点被颜色革命搞下台,要是没有普京力挺,早死翘翘了。

从美国策划的海外颜色革命的案例来看,不承认大选结果,不同意选举委员会的决定,是所有颜色革命的第一步。

希拉里公开喊话拜登不要承认败选,无论输赢都要自认为胜选者,这无疑释放了无比清晰的信号,如果今年大选拜登输了的话,民主党是铁定要推动颜色革命来夺权的!

而且从目前的形势来看,今年特朗普与拜登之间的对决,又是一场棋逢对手,势均力敌的大选,不会存在太大的落差,无论谁赢都不会大比分拉开对手,就跟2000年大选和2016年大选一样。

但是今年的大选,绝不会像前两次那样实现平静的权力交接,这主要是由四个因素决定的。

第一个原因就是史无前例的新冠疫情。

美国作为新冠疫情的震中,特朗普政府战疫无能,干脆搞了个群体免疫,感染人数无法统计,公布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哄小孩的。

疫情不但破坏了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同时也深深地冲击了人们的价值观念,在这种非常的时期,民众的怒火更容易点燃,颜色革命的火种处处绽放。

第二个原因在于美国的贫富分化因为疫情而更加突显。

在战后美国的黄金岁月里,由于要跟苏联搞冷战,美国统治集团大大改善了美国普通民众的的生活,吸收了部分社会主义因素的凯恩斯主义大行其道,美国培育了庞大的中产阶级。但是这一切因为苏联的垮台而改变了。

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破裂,大大的加速的美国的贫富分化,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又再一次加剧了美国的贫富分化,这一次的新冠疫情让美国穷人雪上加霜,可以说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今天的美国已经有几千万的穷人在挨饿了,阶级斗争的野火再也掩盖不住了,这就是为什么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骚乱能持续几个月的根本原因。

第三个原因是统治集团的内斗加剧了。为什么内斗会加剧?因为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玩美元霸权游戏,剪全世界的羊毛玩不转了,从国外掠夺的利益,不足以覆盖美国庞大的美元金融资产的利润。

僧多肉少,自然要抢夺,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因为没有了利润,资本就会湮灭。

这个就是为什么今年的媒体上盛为流传“存量博弈”、“内卷化”之类的经济学字眼的原因。大争之世,不争就等死,去争一争,拼一拼,没准还有活路。

美国的各大资本集团会甘心坐以待毙吗?会甘心被别的资本集团吞并吗?显然不会,那怎么办,操起家伙干架呗!

第四个原因就是美国人口的颜色革命,种族结构的变化。我们都知道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除了白人,还有黑人(非裔)、拉丁裔(西班牙等白人与印第安人的混血后裔)和亚裔等等。

由于白人的生育率远低于有色人种,尤其是低于非裔和拉丁裔,这就使得有色人种的出生率远高于白人,美国的人种结构正在发生历史性的、不可逆转的变化,而这为颜色革命提供了巨大的温床,黑命贵运动就是最好的见证。

据美国官方的统计法,现在的美国白人妇女,平均生育1.7个孩子,而有色裔妇女平均生育2.2个孩子。看起来差别不是特别大,但是这一点差距被时光的力量放大以后,就导致美国的人口结构发生了颜色革命:

1950年,美国适龄儿童里,白人儿童的比列为90%;1995年,美国适龄儿童里,白人儿童的比例下降到65%;2014年,美国适龄儿童里,白人儿童的比例下降到47%。虽然目前人口结构中,白人还是多数,但新生儿童结构的变化,已经预示着美国的未来:有色人种必将成为美国的多数,美国的颜色革命已经正在孕育着!

据美国人口普查部门的估算,到2050年,美国人口中纯白人的比例将下降到46.6%,其余均为黑人和拉美裔等有色人种组成。

这还是没有计算外来移民的情况下,要是再加上每年上千万合法的和非法的移民,等到2050年,美国的白人还能占40%就不错了。

这些因素综合在了一起,就决定了美国的颜色革命,无法避免,只不过是以何种方式上演,以及上演到何种地步的问题。

当然,美国要是爆发了颜色革命,对于中国来说,肯定是千载难逢的良机,至少我们解放台湾,实现祖国伟大统一的时机就到了。

我们可以推演一下,如果是特朗普当选连任,那么我们解放台湾的最佳时间窗口就是美国大选结束,民主党开始闹事的时候;而如果是拜登当选了,特朗普闹事的时候,那就更好了,拜登上台组阁时形成的权力真空期就是我们解放台湾的最佳时间窗口。

因为大陆要解放台湾,真的不需要太长的时间。普京搞定克里米亚,只花了一天时间。我们大陆要解放台湾的话,最多也就两三天的时间,如果只从军事的解放来讲,也许十几个小时就足够,军事胜利以后的其它后续占领改造工作也就两三天足以搞定。等美国反应过来,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无力回天了!

而收回台湾将会给中国带来巨大的好处,成为中华民族复兴的一个历史里程碑事件,其意义要远远超过香港和澳门的回归。这是因为:

第一,台湾的回归标志着中华民族彻底洗刷百年国耻,最终实现了国家领土和主权的统一。

这种统一将极大的激励中国人的爱国心,增进14亿中国人的认同感,以及八千万海外华人华侨对于祖国的向心力,这种精神的力量的是巨大的,对于中国而言,历史意义无比巨大,只有当中国统一了台湾的那一刻,我们才谈得上中华民族真正实现了伟大的复兴。

第二、台湾的战略地位远非香港和澳门所能比的。台湾海峡是锁住中国大陆的第一岛链的关键一环,过去71年,给中国造成了巨大的战略利益损害。而一旦台湾统一,美国的岛链战略不攻自破,更重要的是日本和韩国的脖子让我们卡住了,美国在东亚的军事存在也就失去意义了。

中国将前出关岛,以夏威夷为界,与美国划太平洋而治,甚至澳大利亚都会成为中国的小弟。

收回了台湾,中国就真正成为了整个东亚和西太平洋地区的领导者,没有人可以撼动!

第三、中国的产业链更加完整,尤其是美国再不能通过芯片卡中国脖子了。台湾拥有冠绝全球的芯片代工产业,包括台积电在内的芯片代工企业垄断了全球的芯片代工产业。只要大陆解放了台湾,中国的芯片产业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华为等中国高科技企业将彻底无惧美国的制裁。

1965年,毛主席重上井岗山,抚今追昔,写下了《水调歌头·重上井岗山》这首词:“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冈山。千里来寻故地,旧貌变新颜。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高路入云端。过了黄洋界,险处不须看。风雷动,旌旗奋,是人寰。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我们中华民族就是要有“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的雄心壮志,解放台湾是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是值得亿万中国人为之付出和牺牲的伟大事业,我们已经等了整整71年了,我们不想再等了,也不能再等了!

Show CommentsClose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