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打了20年,越南为什么还积极投靠美国,甘愿做美国小弟?

众所周知,越南与美国有二十年越战的血仇,但让人惊讶的是,可近二十年来两国却合作不断,俨然一副好朋友的姿态。

那么,越方是如何做到和仇人共舞?背后的原因何在呢?

曾经,越方高调宣布,将花费近一千万美元,从美国波音公司进口数架无人侦察机,并且在越美军事合作框架下,他们将不需要支付全额费用。而与军事上的重金购机同时,越方对美国出口贸易额节节攀升,美国也已经成为越方第一大出口国。

政治经济两开花,双方的关系正打得火热,似乎已经全然忘记了过往的不愉快,但是那染红田野的累累血债,真的有那么容易忘记吗?

谈及美越关系,那么越南战争是绕不过去的话题。这是令两国人民都难以忘却的痛苦回忆。二战结束后,为了维持美国在亚洲的利益,除了扶持日本之外,美国人还看上了中南半岛上的这个新生的国家。

于是刚刚走出反殖民战争的越方,又一次笼罩在战争阴云下。在长达二十年的越南战争中,美军对这块不算大的地区施加了残酷的暴行,一系列劫掠、虐俘、屠杀平民的事件层出不穷。

而与历史上类似的战争罪行不同的是,在越南战争时期,彩色照片和电视录像已经普及,美军的暴行被胶卷诚实地记录了下来,并在全世界引起了轩然大波。迫于国内外巨大的政治舆论压力,美国最终抛弃了自己扶持的傀儡政权,逐步撤出中南半岛。

1975年4月30日7点53分,美军最后一架直升机撤离西贡,美国顾问和亲美者们挂在直升机上,试图逃离西贡的照片,成了这一著名历史事件“西贡时刻”的标志。

这是美国历史上的耻辱时刻,也是美国人从二十年战争泥潭中解脱的标志。但对于越方来说,这只是下一个噩梦的开始。战争为越方带来了什么?

答案是三百八十多万人死亡,超过一千万的难民,一百万的寡妇,二十万名残疾人,无数的越美混血儿和化学武器导致的畸形儿,连年的战争导致了严重的通货膨胀,几乎摧毁了国内的经济。

仅仅数年时间,就有超过150万难民乘小船逃离家乡。东南亚近代史就是一部战争史,更是一部浸满鲜血的苦难史。可这个饱受战争之苦的国家,却在越战结束短短几年之后,就又陷入了与周边国家的战争,并以战败告终。

而这一战,也让我国看清了许多东西。谈越方,就不得不谈东方。如果说谁对越方的影响力最大,那答案毫无疑问是我国。

作为邻国,两国具有上千年文化交流的历史。而且在二十年的越南战争中,我国是对其支援力度是最大的,两国人民携手击退了美国入侵者。可是统一后的越方野心膨胀,想要做中南半岛霸主,于是在战争结束后就立刻挑起了矛盾,甚至直接侵犯,由此引发了又一次的战争。

与我国的战争给予了越方沉重的一击,不仅其入侵柬埔寨的企图破灭,并且经过“十年轮战”,越方不得不长期维持大量的军队。

与此同时,我国正在加快发展经济的步伐,凭借着大量廉价劳动力,我国换得了投资、技术、以及市场,完成了对世界产业转移的承接。而越方不得不将宝贵的劳动力和经济都用在维持军队上,错过了宝贵的发展黄金期。

1986年,越方开始实施革新开放,并反思过去在政治、经济等方面上的失误,尤其是外交上的失误。他们总结到“经济薄弱、政治孤立是我国安全和独立的重要威胁”。

意识到错误的越方改变了自己的外交政策,寻求融入国际社会。80年代末期,正是北方的巨兽迟暮之时,美国问鼎世界霸权,而中美也正处在蜜月期,于是越方开始倒向美国。在90年代初,越方为越美关系正常化想了不少办法,比如归还美军士兵遗体,双方高层会谈等。同时,越方还积极与周边东南亚国家搞好关系,希望借由和东盟的良好关系,推动美越关系发展。

终于在1995年,越方加入东盟,同年美越建交

时间来到了二十一世纪初,为了遏制我国,美国的国际战略重点向亚太转移。作为表现“良好”且战略地位重要的越方,成了美国发展关系的重点。2000年美国总统访问越方,两国关系升温。次年“911事件”爆发,美国将东南亚视为重要的“反恐战场”,加大了对越方的援助力度,双方签订了一系列的贸易协定,关系稳步发展。

就在越方为了融入国际而努力时,先越方一步的我国已经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逐步崛起为举足轻重的世界大国,并开始对周边国家施加影响力。

我国的崛起并不是美国愿意看见的,为了遏制我国的发展,美国提出了“重返亚太”战略,将中南半岛作为重要支点。由于南海方向的海运通道非常重要,负担了最多的能源资源等战略物资运输任务,可以说是我国发展的命脉。

美国也希望介入“南海问题”,增加在这一地区的军事存在。

而利用附近国家,美国可以封锁这一重要通道,所以他们积极插手南海事务,该国军舰也频频访问越方,开展所谓“自由航行”。越方在美越关系中,真的是美国的棋子吗?恰恰相反,在美越关系中,美国并没有取得主动地位,更多充当的是越方用于满足自身需求的工具。

越方自身发展和外交战略主要遵循两个思想,分别是“海洋强国”和“大国平衡外交”。

狭长的国土,限制了自身的发展,于是越方制订了“海洋强国”的发展策略,鼓吹海洋权益,主张南海岛屿主权。

而仅仅靠其自身的力量,是无法在我国面前造次的,于是越方开始一方面鼓动周边其他国家,将南海问题“东盟化”、“国际化”,一方面引入美国力量与我国抗衡,在中美的夹缝中趁机谋取利益。同时,由于与我国在全球经济体系中的竞争加剧,美国支持越方加入TPP组织,以加强越方对外出口优势,并鼓励资本对越方投资,且美越贸易额连年上升,美国逐渐成为越方重要的贸易伙伴。

美国贸易部长曾访问河内,表明即使牺牲部分美国企业利益,也要帮助越方对美国和其他国家出口,实际是为了借越方帮助摆脱对我国的进口依赖。

而“大国平衡外交”政策,在许多东南亚国家的对外政策中都有体现。由于近年中美在亚太地区激烈交锋,对抗性明显大于包容性,地区国家在大国角力中被迫选边站队。而越方凭借较大的体量,关键的地位,在大国之间采取平衡手腕。

利用大国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将“选边站队”变成一种条件和筹码,谋求自身发展。

越方并不完全地倒向任何一方,在与美国合作的同时也在积极与我国发展贸易,吸引投资,甚至与俄方进行军事合作。

而表面上越方在中美之间存在的倾向性,是因为美国对于越方来说是一个域外国家,与越方没有结构性的、不可调和的利益冲突。且近些年来越方对我国的经济依赖越发严重,我国在南海问题上态度强硬,所以越方恐惧警觉我国远超美国,因而在政策上偏向于后者。

但本质上,越方仍然是在夹缝之中寻求动态平衡,由自身主导着与中美的关系。而中美两国,实际上都希望削弱对方的影响力,让越方倒向自己。

这种局势之下,美国对越方进行制约的手段有限,实际上越方在双方关系中收益更大且更主动。那么越方与美国的关系一直发展,未来又将走向何方?实际上美越关系有着诸多障碍,无论是难以弥合的战争创伤,还是美越两国根本利益上的分歧,都注定了美越关系有着隐形的天花板。

美越关系因中美关系而发展,也必将因中美之间实力对比的变化而转变,世界人民终将看清,到底谁是向往和平的一方!

Show CommentsClose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