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敢在中国门口动手?中国两个伙伴,连扇美国两“耳光”

当经济的萧条与政治的紧张重合在一起之时,和平的时代将距离我们渐行渐远。而随着欧洲地区的乌克兰战事呈现长期化趋势,拜登政府又将亚太地区视为其下一个煽风点火的舞台,不论是朝鲜问题还是台海问题,都可能成为美国借机向中国发起“代理战争”的借口。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的邻国朝鲜也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加入到了抗击美国霸权主义与强权政治的行列,称在“不断恶化的安全环境”下,朝鲜将加强军备建设。

  据媒体最新报道显示,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是在6月8日至10日于平壤举行的朝鲜劳动党第八届五中全会扩大会上提出的这项决议。而在12日上午 8点7分至11点3分之间,朝鲜再次发射多枚飞弹。这是在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誓言加强国家军事力量后,平壤最新的一次发射行动。正所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朝鲜方面的导弹试射,明显是针对美国及其亚太盟友的一种警告,以阻止其进一步打煽动朝鲜局势的主意。

  1、朝鲜加强军备与飞弹试射,以反制美国当局的制裁与打压。

  弱国无外交,这是中国在惨痛的近代史中感同身受的一大道理,也是目前朝鲜在应对美国的制裁与亚太的动荡时,急切想要改变的一大现状。不得不说,在现在的朝鲜身上,我们仿佛看到了曾经的中国,那个努力实现“两弹一星”计划,用算盘打出了国内第一颗原子弹的中国的影子。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只有当一个国家同时掌握了飞弹与核弹两大技术之时,才是其能够从美国强权政治下获得自由之日。而近日朝鲜想要通过飞弹试射向世人证明的,就是本国已经拥有了保卫自己的远程核打击能力,以防止美国联合日、韩单方面改变朝鲜半岛现状的意图。

  依照韩联社(YNA)给出的说法,朝鲜最近一次的飞弹射击,正值新加坡举行的第19届香格里拉对话会(Shangri-La Dialogue)落幕之际,韩国国防部长李钟燮当天还在会上表示:“由于国际社会担心平壤正在恢复其核试验计划,韩国将‘大幅’加强其防御能力。”同时,日本媒体也纷纷报道此次试射,还有媒体引述韩联社的报道称:“朝鲜是从西海岸朝着朝鲜半岛西侧的黄海方向发射约5枚飞行物体。韩国军方强调,正加强监视与警戒,美韩将持续密切合作因应。”

  那么,为何平壤方面会在美国不断强化亚太地区与中、俄军事对抗的现时点,以试射飞弹的方式挑战拜登政府的“权威”呢?对此,朝鲜官媒朝中社(KCNA)就在上周六(6月11日)引用金正恩的话做出了解释,称:“自卫权即捍卫国家主权,美国用尽各种手段和方法炮制的安理会第2375号决议,是旨在剥夺朝鲜正当自卫权、通过全面经济封锁完全窒息朝鲜和朝鲜人民的挑衅行为的产物,朝鲜对此予以严厉谴责和全面反对,并维持强对强和正面迎战等战斗原则。”

  由此可见,朝鲜通过飞弹试射的直接用意,是迫使美国接受朝鲜是“核大国”的想法,并以实力地位同美方谈判经济、安全上的让步。对于大多数处于美国霸权主义与强权政治下的小国而言,这已经成为了他们彻底摆脱被霸凌局面的最后出路。同时,针对朝鲜近期动作频频、陆续发射多枚导弹的问题,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也于周日(6月12日)在香格里拉对话发表讲话后做出回应称:“中方将继续促进朝鲜半岛和平,但强调应照顾各方安全关切。国际社会没有解决朝鲜的担忧,国际制裁更损害了朝鲜人民的生活质量。”考虑到邻国朝鲜面临的美国打压,中国与俄罗斯早在5月26日就曾共同否决了美国主导的加强对朝制裁的提议。

  2、伊朗可能会与朝鲜一道重启核试验,以有效应对西方列强的威胁。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这在国与国之间的外交中同样适用。但坐惯了“世界霸主”宝座的美国当局显然就不讲这个理,对朝采取了以暴制暴的强硬手段,在联合国安理会5月26日否决对朝制裁提议后的第二天,便单方面对朝实施了新一轮经济制裁。在美国财政部5月27日发表的声明中,其公开表示将对一家朝鲜企业和两家俄罗斯银行进行制裁,理由是这些公司为朝鲜的采购和收益做出了“贡献”。此外,华盛顿还对朝鲜第二自然科学院(SANS)下属机构驻白俄罗斯代表郑永南(Jong Yong Nam)进行制裁,因为他支持了与弹道导弹开发有关的朝鲜机构。

  对于上述举措,美国财政部负责反恐与金融情报事务的副部长布瑞恩·纳尔逊(Brian Nelson)表示:“美国将贯彻执行这些制裁,同时,我们敦促朝鲜返回外交道路,放弃寻求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和弹道导弹。”而在5月27日晚间,韩国、日本和美国的高级外交官也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指朝鲜自2021年9月以来大幅提高了其弹道导弹发射的速度和范围,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韩国外长朴振(park Jin)和日本外相林芳正(Yoshimasa Hayashi)呼吁平壤方面重返谈判桌。

  俗话说有压迫就有反抗,而朝鲜也并不是唯一一个敢于向美国霸权主义“竖中指”的国家,就在今年6月8日,因坚持核技术而被美国为首西方势力威胁的伊朗,终于抢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决定以不合作为由对其采取“强制措施”前,停止了该机构在其一个核设施内监视摄像头的工作。对此,国际原子能总署(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 IAEA),于6月13日便开始敦促伊朗“即刻”重返核子谈判以避免危机。

  同时,IAEA署长拉斐尔·葛罗西(Rafael Grossi)也在美国有线电视新(CNN)播出的专访中表示:“27台监控摄影机已被移除,这是非常恶劣的举动。最近的经验告诉我们,伊朗开始对国际观察员说‘滚回家’之类的话绝非好事,情况将变得棘手得多。我已告诉伊朗对口单位,我们现在必须坐下来谈,必须改正现况,我们必须继续合作。在没有监控摄影机的情况下,IAEA很快将无法宣布,伊朗核子计划是否如同德黑兰当局一再坚称属‘和平’用途,或伊朗是否在发展核弹。”

  而在近日,美国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又“联合”对外宣称,有迹象显示平壤正在准备重启自2017年以来的第一次核武器试验。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朝鲜与伊朗在发展核技术上的执着,都与其面临美国打压封锁的处境有关。而西方列强之所以如此积极地阻止他国发展核武,也是担忧会在未来失去对这些国家颐指气使、发号施令的地位。

 

3、朝核、伊核谈判停滞不前,罪魁祸首的美国要付主要责任。

  正所谓凡是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之所以朝核、伊核问题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局面,对两国实施残酷打压的美国要付主要责任。据悉,华盛顿和平壤之间的核谈判自2019年以来就一直停滞不前,原因是在解除西方主导对朝鲜的严厉制裁以及朝鲜的裁军步骤方面存在分歧。而在2018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又单方面退出核协议,并对伊朗恢复制裁,促使伊朗开始不履行承诺。寻求恢复核协议的谈判虽然自去年再次展开,但到今年3月谈判便毫无进展。

  说到底,这都是美国不尊重朝鲜、伊朗的安全需求,一味通过经济制裁与军事威胁达到政治目的的最终结果,他们才是核协议谈判步履维艰的罪魁祸首。在这样的政治背景下,平壤被迫以试射飞弹的形式,试图让美国意识到制裁与威胁对朝鲜是没有作用的。自2022年上半年至今,朝鲜已执行了18次发射活动、发射了共计31枚导弹,包括近5年来首次展示的洲际弹道导弹。6月5日,朝鲜进行的8枚弹道导弹试射,是有史以来朝鲜单日内发射最多弹道导弹的一次。尽管韩、美两国曾在6月6日凌晨4时45分起,陆续向韩国东部海域发射共8枚地对地导弹,以回应朝鲜前一天所发射的弹道导弹,但这并没有改变朝鲜行使自卫权,以对抗美国霸权的决心。朝鲜于12日新一轮的飞弹试射,更是对美日韩组成的“反朝同盟”予以了有力的还击。

  然而,相比于朝鲜的反美,伊朗对美国人的仇恨显然要强得多。因为自2020年1月,美军动用MQ-9“收割者”无人机刺杀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少将卡西姆·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后,又接连以恐怖主义袭击形式于同年11月27日斩首了伊朗首席核科学家穆赫森·法赫里扎德(Mohsen Fakhrizadeh)、11月29日晚间刺杀了伊朗革命卫队高级指挥官穆斯林·沙赫丹(Muslim Shahdan)。美国政府对伊朗高层施加的种种暴行,伊朗人民都铭记在心。

  对此,伊朗革命卫队还于今年2月9日对外曝光了一款名为“哈比尔·舍坎”(Kheibar Shekan)的新型弹道导弹。无独有偶的是,这一消息的发布正值伊朗与世界大国们签署2015年核协议的维也纳间接谈判宣布恢复的第二天,其在关键时点的政治意义不容小觑。可能在他国眼中,朝鲜、伊朗所研发的飞弹还无法跻身世界先进行列,更没有批量化生产以形成有效战力。但在他们心中,这些武器代表了他们不畏强权、自强不息的伟大精神、是他们打破西方强权政治的精神寄托。

曾几何时,中国也曾在1999年科索沃战争期间,遭到了与伊朗同样的“大国霸凌”。我们的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在那年的5月7日晚被美军B-2轰炸机发射的5枚联合攻击弹药JDAM精确命中,造成3名中国记者邵云环、许杏虎和朱颖死亡,数十名使馆人员受伤。事后,时任美国总统的比尔·克林顿(Bill Cln)向中方致歉并将此事件定义为“误炸意外”。

  为应对亚太地区未来紧张局势,我们从朝鲜身上看到了曾经的中国。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国家的强盛没有“弯道超车”一说,只有独立自主、奋发图强才能摆脱西方列强的长臂管辖、外部干涉。事实证明,在美国所谓“亚洲小北约”的压制性,中俄朝三国正在形成更为紧密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我们不是同盟、却胜过同盟,以“结伴不结盟”的方式对抗着美国的霸权。而面对着美国发出“推迟达成核协议将发生严重后果”的警告,伊朗的回复也同样充满着骨气。

  对此,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伊朗政治、安全和军事领域的最高机构)秘书阿里·沙姆哈尼(Ali Shamkhani)曾公开表示:“伊朗已经对此制定了准确的议程,但一项无法取消极限施压制裁的协议,不能构成良好协议的基础。如果华盛顿继续向德黑兰施压,那么谈判进程将很难顺利。”同时,在朝核问题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也对美国发出警告称:“朝鲜长期面临安全上的外部威胁,而要解决相关问题,就应该解决朝方合理的安全关切。如果美方真心关注朝鲜人民福祉,就不应一味对朝制裁施压,而应正视朝方已经采取的无核化措施,回应朝方正当合理关切,采取措施缓解对朝制裁。”

Show CommentsClose Comments

发表回响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