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有北美统一市场,欧洲有欧盟,中国也需要一个经济贸易根基

美国有北美统一市场,欧洲有欧盟,中国也需要一个经济贸易根基

(西方国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热衷于推进区域经济合作,其实都是为了组建以自己为核心的经济贸易集团,都是为了和其他国家和经济集团竞争)

区域经济合作和区域自由贸易区是现今世界非常常见的合作形式和经济合作组织,比如欧洲国家的经济合作和欧盟经济组织;北美国家的经济合作和北美自由贸易区;东南亚国家的经济合作和东南亚国家联盟等等。这种合作和这种类型的经济组织对具体参与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是非常大的,德国之所以能成为世界贸易大国,欧盟就起到很大促进作用,美国的世界经济地位,北美自由贸易区也助力不少。而对于大国的战略发展来说,区域经济合作和区域自由贸易区的价值则更大。

欧盟和北美自由贸易区就是欧洲国家和美国大国战略的最重要基础

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初,欧洲一些大国就开始意识到区域经济合作对本国经济再次发展和国家再次崛起的重要价值,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面对受到战争重创的国内经济,欧洲部分国家就率先提出了经济合作的计划。1951年 4月18日,法国、意大利、当时的联邦德国也就是西德、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6个国家率先签订了为期50年的《关于建立欧洲煤钢共同体的条约》,正式开始欧洲国家的区域经济合作。在此后,尝到经济合作巨大甜头的六国再接再厉,再提出更高层次的经济合作计划。

美国有北美统一市场,欧洲有欧盟,中国也需要一个经济贸易根基

(美国牵头北美自由贸易区就是想要利用和加拿大,墨西哥的经济互补形成一个整体经济集团对抗其他经济体,欧盟的组建也是为此目的)

1955年夏季,尝到经济合作甜头的六个欧洲国家再次努力,6国的外长在意大利举行会议,建议”将煤钢共同体的原则推广到其他经济领域,并建立共同市场”。随后,经过六国的共同努力,6国外长终于在1957年3月底于意大利罗马签订了”罗马条约”,条约当中就包括建立欧洲经济共同体。1958年1月1日,这个条约正式生效,欧洲经济共同体诞生,欧洲的全面经济合作拉开大幕。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欧洲国家再次整合了上述经济合作计划和联盟,将其整合为欧洲共同体,在此后,欧共体的影响力不断扩大,欧洲多个国家先后加入,而借助这个经济合作组织,欧洲国家也得以抱团崛起,欧洲经济也迅速复苏,并一跃成为可以和当时的世界一极美国相抗衡的强大经济集团。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欧洲多国再次合作签署”申根公约”,全面消除成员国之间的过境关卡限制,使成员国之间形成了经济意义上的无国界状态,欧洲经济合作开始走向更加广泛的领域。第二年年底,涵盖经济货币联盟和政治联盟的”欧洲联盟条约”签订,欧盟开始进入全世界的视野。

美国有北美统一市场,欧洲有欧盟,中国也需要一个经济贸易根基

(北美贸易集团和欧盟都只是美国和欧洲强国组建以自己为核心大型经济集团的第一步,都是战略过渡期,在此后美国提出了美洲自由贸易区想法)

借助欧洲国家之间的经济合作,欧洲部分国家迅速形成统一市场,主要合作参与国也都开始借助他国之力迅速崛起,比如借助他国的市场等,而这个经济合作也很好的保护了正在崛起中的欧洲国家经济,使其免遭外部成熟大型经济体的荼毒。与此同时,欧洲大国也形成自己的经济发展根基和贸易根基,借助这个根基,在世界贸易中,欧洲大国也游刃有余,而欧洲的成功自然也没有逃过美国的眼睛。

国家之间的经济合作,原本就是基于共同利益,通过合作的方式共同对付外部经济力量的竞争,欧洲的经济合作就是如此。实际上在政治领域,借助欧盟组织,欧洲大国也得以在综合国力严重下滑的情况下,借整个欧洲之力继续保持全球政治影响力。而对此,美国自然也看在眼里。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欧洲和亚洲的日本相继崛起,在经济上给当时的世界第一经济强国美国造成极大的压力,而为了保持美国的全球经济地位和政治地位,美国也打起了区域经济合作的主意。

美国有北美统一市场,欧洲有欧盟,中国也需要一个经济贸易根基

(欧洲大国也更进一步提出了地中海联盟计划)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终于明白,自己已经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单枪匹马和经济对手进行竞争,美国也必须尽快创建一个以自身为核心的、能与其他经济集团和经济强国相抗的区域经济集团。其后,美国最终选定邻居加拿大和墨西哥,1992年8月12日,美国和加拿大,墨西哥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达成共识,同年年底,三国领导人分别在各自国家签署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1994年1月1日,北美自由贸易区宣布成立,三国最大限度的取消了三国之间的贸易壁垒,并最大限度的利用了其他成员国的资源。在此后,北美自由贸易区成为美国经济发展和全球贸易的坚实基础,成为美国对抗外部大型经济体和经济集团的根基。

欧盟和北美自由贸易区都只是第一步

借助欧盟统一市场和北美自由贸易区,欧洲大国和美国应对世界经济形势变化的能力都得以增强,而借助这个根基,美国和欧洲也都成为其他经济体”不太敢惹”的强大经济体,欧盟和美国对世界其他国家的经济霸凌,欧盟经济根基和北美统一市场经济根基就是最重要的基础和美欧的底气所在。德国和美国世界级的贸易大国强国地位,其实也都分别借助了欧盟和北美自由贸易区之力。

美国有北美统一市场,欧洲有欧盟,中国也需要一个经济贸易根基

(中日韩自贸区的组建一直受到干扰就是因为一些国家不想让中日韩形成大型经济集团)

而且,美国和欧盟也都很清楚,北美统一市场和欧盟都还只是基础,欧洲大国经济和美国经济想要继续壮大,并健康稳定长期发展,欧盟和北美自由贸易区就必须继续壮大。而为此,美国和欧洲大国就分别提出了美洲自由贸易区想法和地中海联盟计划。双方的想法都是借助地理便利吸收更多的有益”能量”,进一步壮大自身主导的排他性经济合作组织。比如美国的美洲自由贸易区计划就最先想到了临近的拉丁美洲国家,而欧洲的地中海联盟计划则想到了地中海南岸和东岸的国家。虽然美国和欧盟的这两个战略性计划还都没有达成,但是鉴于区域排他性经济合作组织对美国全球经济地位和欧洲大国全球经济地位的战略价值,美国和欧洲大国必定不会轻易放弃上述两个战略性计划。

实际上,北美自由贸易区在美国的战略规划中,只是一个战略过渡,覆盖整个美洲的,美国主导的排他性经济政治合作组织才是美国的最终目标。这个目标对美国的战略价值巨大,美国绝不会轻易放弃。而和已经拥有经济贸易发展根基的美国和欧洲大国不同,作为现今世界举足轻重的大型经济体,中国并没有这样的基础和根基。

美国有北美统一市场,欧洲有欧盟,中国也需要一个经济贸易根基

(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对中日等大国有相同的价值,对大家都有巨大战略好处,这也是外界一直干扰这个计划的根源)

和当年的美国一样,中国也需要一个以自身为核心的、能与其他经济集团和经济强国相抗的区域经济集团

现代社会任何一个国家想要完全依靠自身的市场发展经济都不太可能,无论这个国家国土面积有多大,国内市场有多大,人口总数有多么多,都不可能完全围绕自己发展经济,中国当然也是如此。对于这个道理,中国自然非常清楚,从改革开放开始,中国就已经完全明白这个道理,在这几十年时间里中国也在不断的走向全世界,融入世界经济。时至今日,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必不可少的大型经济体,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数一数二的贸易大国。但是,相比于美欧,中国并没有形成经济和贸易根基,也就是欧盟统一市场和北美统一市场那样的支撑性区域合作组织。而中国经济的未来发展,继续健康发展也明显需要这个根基。

而且,和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美国类似,中国也迫切需要一个根基来抗衡外部的不稳定因素和外部经济强国或者超大型经济体。

因此来说,对于现今的中国经济来说,尽快组建一个排他性区域经济联盟还是很有战略价值的,即便中国暂时不能主导这个区域经济联盟,中国也很有必要努力。中国积极参与中日韩自贸区,中日韩和东盟自贸区的建设,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建设都是为此目的,实际上,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也有类似目的。

只是,中国的这个战略性想法完成的难度也不小。

Show CommentsClose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