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教授:将中国描述为对手是错误的,必须尽可能地与中国合作

10月,需要被纪念,也需要被祭奠。抚今追昔,70年前,朝鲜半岛见证了美苏冷战时期第一场大规模“热战”,虽然导火索源于半岛本岛,却不出意外地成功召唤了两极局势中分身“有术”的美国、以及它身后的一票盟友。

  而我们,不仅肩负起苏联老大哥撂下的担子,更是出于对鸭绿江边邻国处境的感同身受、责无旁贷,面对美国主导、装配精良的联合国军,没有表现出一丝退缩,更不轻言放弃。

  据“纽约时报”10月23日报道,电影制片厂再制作并播出了《战狼》这部电影,为纪念1950年10月,将原本意译的文本名进行升华,直接以直击灵魂的“牺牲”为题。

  报道特别点明的是片尾,一名美空军士兵在一次次袭击行动失败以后,望着下方顽强的中国士兵,最终只能在向指挥官的回执电报中报告称,“我们无力阻止这些中国军人。”

  70年过去了,我们自然不能躺在电影纪录片里数着日子过,也不会如此,因为对比70年前我军的实力,变化之大有如沧海桑田。

  那么,现在世人所关注的是,当前中美如果再狭路相逢,是否还会像从前一样,大家都是曾经那个“少年”?当然,这里的“少年”状态,我们更期望是友谊的象征,但前提是,美国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和自己的态度。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10月27日报道,引用了乔治敦大学的安东尼阿伦德教授的观点:“特朗普将中国描述为‘敌人’和‘对手’,属于用词不当,是错误的,因为这传达出打败对方的念头。

  而事实上,我们不能打败中国,而应当与中国接触;在中国的发展过程中,可以提出必要的批评,但是必须尽可能地尝试与中国合作。因为,如果不选择合作,中国将成为威胁美国地位的最大因素。

阿伦德表示,美国要想发展,必须有这个意识,不管意识形态是否融合,中国始终是一个屹立不倒的东方大国。

  如果美国希望中国承担一部分应尽的人道主义任务,那么首先应该做到的一点就是,承认并尊重中国的强国地位,美国不能够将其简单地看作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国,中国和其他的次一级的国家不同,不能相提并论。

  在这一关键时刻,新加坡站出来说了两句。“南华早报”10月28日消息称,新加坡前外交部长杨荣文表示,新世界的崛起将持续10至20年的时间,在此期间,大环境中“冷战”与“冷和平”将交替出现。

  中国多年前就意识到其他国家十分忌惮中国崛起的实力,并为此筹备多年,第14个五年计划中或许将出现新经济模式的相关内容。有了这些准备,“那么,无论美国再去做什么,中国都将持续发展”。

  此外,杨指出,如果在这些利益当中,您迫不得已使用武力才能守住微末优势的话,那只能说明您已经黔驴技穷、到了无能狂怒的时候了。

  而东盟,美国一直伺机打入的太平洋圈子,将保持中立态度,但如果受到威胁,或许就会将橄榄枝投向另一方以寻求保护。

  这也预示着,美国的霸权主义行将末路的一天正在迫近!抗美援朝时我们不怕,如今也将见证霸权末路的到来!

Show CommentsClose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