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坛斗争失控,美元收割失败,霸权玩完了

经过美联储一连串的疯狂加息操作,美元利率现已到了2.25%—2.5%的中性区间。而受益于加息(当然更大的原因应该是油价下跌),7月美国CPI终于从9.1%降到了8.5%——总算较上月有所回落。

当然,这点降幅,并不足以缓解美国通胀整体依旧处于高位的态势。从美联储的表态来看,9月议息会议时依然会大概率加息——不过是75个基点和50个基点的区别而已。

不过,市场的反应,却跟政策有些相冲——美股最近一个多月强势反弹,道指从最低的破3万,恢复到了3万4千点,十年期美债收益率也跌回2.7。一时间,感觉资本市场又恢复到了欣欣向荣的状态。

但问题是,美联储加息才近半程啊!接下来还要继续加息啊!根据历史经验,美元加息周期前半段,股市和美债价格还能继续向上(美债价格和收益率呈反向关系)——毕竟有回流的美元接盘;但到了后半段,随着利率累积到高位,市场就很凶险了,股市随时会被高利率带崩。可现在美联储加息刚到半途,怎么资本市场就开始重新狂欢了?

这种怪异,背后的原因也很简单——市场在押注美联储会提前停止加息。

为什么市场会有这种判断?这个有很多理由可以支撑:一方面,美国已经连续两个季度GDP年率计算负增长——这已经符合美国自己定义的技术性经济衰退标准;另一方面,虽然美国公布的7月非农数据不错,但懂行的人都知道,这很大程度是统计标准的问题,从服务业CPI骤降到47.3,大幅跌破荣枯线来看,美国经济实际情况并不好。而财政部那边,以现有的赤字水平,到11月手头的资金就将耗尽,到时候又要发债——这不仅意味着又要扩表,以现在乃至接下来的利率,这新债的利率怕是要吓死个人。

以上是经济方面的。政治上,中期选举就要进行,民主党政府受经济衰退和高通胀双重夹击,形势极为不妙,有可能惨败。也正因为如此,拜登政府这几个月才上蹿下跳,用尽各种方法疯狂打压油价。现在油价总算从高位回落,通胀压力有所缓解;但经济实质上依然颓靡,全靠数据修饰来遮掩——这玩意短期内可以藻饰太平,但并不能改变民众的实际感受,所以也骗不了选票。所以,随着油价这个通胀关键性指标下降,提前结束加息,甚至重新放水给经济鼓劲,也成为民主党挽救中期选举最后的救命稻草。

这就是这一轮美股反弹的原因。

但问题是,市场的押注,真的会成为现实吗?

还是很有疑问的。

首先,所谓的提前结束加息,是建立在对拯救经济和拯救选举的双重想象之上的。但这二者,其实背后都有很大的问题:

首先说拯救经济。美国现在经济确实非常不好——这也是拜登政府拼命修改统计标准矫饰的原因。但问题是,终止加息就能救得了经济?

当然,短期内肯定是有效果的。但这个效果,却是以美国经济的更大层面崩盘为代价。

我们都知道,美国经济现在病入膏肓,根本不是靠自我调节就可以挽回的。唯一的救赎之道,就是通过加息,引爆全球经济危机,刺破各国资本市场泡沫,然后再将其廉价收割——说白了就是剜全世界的肉,补自家的疮。

那么,现在美国收割全球的计划,大功告成了吗?

当然没有。到现在为止,美国的收割,最多也才成功了一小半——也就是欧洲和日本,确实被其薅了一拨羊毛。而第三世界国家,到现在为止也就玩崩了个斯里兰卡,连带阿根廷、巴基斯坦等几个在崩的路上,其他的别说中国这个最大肥羊了,连东南亚都还在死挺。

这种情况下,你就让美联储提前终止加息?现在停了,经济是暂时可以缓口气,可炒到天际的美股,拿什么来对冲?危如累卵的美债,拿什么来抹平?已经信用大伤的美元,靠什么来恢复信用——不仅信用不会恢复,反而会因为重新滥发钞票,信用进一步流失,加剧已经愈演愈烈的全球去美元化!

说到底,这一轮美元潮汐事关美国国运,美国也为此做了大量准备,投入了天量级的资源。如果这一次收割不到足够的羊毛,接下来美国经济就将遭遇史诗级滑坡!这种损失,可不是为了区区一个中期选举就可以抛弃得了的!

所以,正常情况下,绝不存在加息周期主动提前结束的可能性。

但问题是,为什么还要去押注?

原因是,现在美国的情况不正常——具体来说,是政治状况不正常。

正常的政治行情是什么样?就是民主共和两党斗而不破——虽然它们也有分歧,也有各自的政治利益,但这些都是在美国国家利益——或者说统治集团整体利益框架之下的。这种驴象之争,不管面子上打的再凶,都会有一个底线,绝不会为了己方私利,而对国家利益过度牺牲。而这种斗争也是有规矩的,赢家不会对输家政治追杀,更不会清算。

但现在的美国政治,明显不是这种状况——民主党和共和党已经不共戴天,最近直接把特朗普家都给抄了,摆明了要对其政治清算,将其送进监狱。而同理,如果这一次民主党搞不死特朗普,等中期选举结束,共和党肯定会疯狂反扑,两年后大选特朗普获胜,那死的就是民主党这帮大佬。

当有底线的政争变成无底线的党争;当胜败双方和平共存变成赢者通吃输着去死,那选举的结果就被无限放大——这都已经不是政治利益的事儿了,而是事关斗争双方身家性命。

这种情况下,拜登政府为了中期选举,逼美联储停止加息,这就完全可以期待——甚至因为民主党抄了特朗普家,二者彻底撕破脸,所以这种可能性还大大增加——毕竟双方都没有退路了,必须死斗到底!

不过,这里也还有一个问题:是否停止加息,这不是白宫决定得了的,得美联储说了算。而美联储是一个非官方独立机构——虽然这些年美联储受白宫影响越来越大,但毕竟法理上白宫管不了美联储的决策——尤其是这一届的白宫极为弱势,拜登连自己的民主党都约束不了,所以也未必能在这么大的事上头,控制得了美联储。

那么,美联储将做何抉择?

从本意来说,美联储肯定是不想提前终止加息的。且不说油价下跌只是阶段性的,未来很有可能重新回到高位——毕竟中东资源国现在都在暗中去美元化,国内的油气资本又是跟共和党走的。最关键的是,驴象谁上谁下,这纯粹是政治上的事儿,跟美联储这帮人的利益没有直接关系!美联储本来也没有参合政治的主观诉求。

如果美联储提前终止加息,导致全球收割失败,进而接下来引发美国经济史诗级滑坡,这个超级大锅美联储——尤其是主席鲍威尔是肯定逃不掉的。鲍威尔都混到这个份上了,肯定不想重蹈美联储政策失误引爆1929大萧条的覆辙——这可是要遗臭万年的!

但问题是,美国政治斗争极化到了这个份上,这时候美联储的抉择就不仅仅只是一个经济问题,更是一个政治问题——它的金融决策,很大程度上也不再仅仅是技术性的专业判断,更是一种政治站队。如果站对了,跟最后的赢家保持一致,那还好说;如果站错了——那就算决策符合国家利益,但由于忤逆了党争胜利者,很有可能会招致报复——未来是否遗臭万年不知道,现在就有可能身败名裂!

那么,鲍威尔能不能坚持加息不放松?这除了取决于接下来的油价走势外,很大程度取决于这场党争的走向。

第一,特朗普很快被拿下,丧失参选2024资格,甚至被送进监狱。

这种情况对美联储是最简单的。只要特朗普完蛋,那共和党就没了主心骨,那些围绕在特朗普周围的投机性参选人很快就会背弃它,被看似红脖子出身,实则是共和党建制派推出来的佛州州长德桑蒂斯收编。只要共和党重新被建制派控制,那驴象之争——至少短期内,会从党争重新回归到政争。既然双方不再你死我活,那就没必要为了己方政治利益,而不顾重大国家利益——所以即便最后依然是共和党胜,没了被清算忧虑的民主党也不是不能接受,这样一来美联储的专业性和独立性就有了保证——换句话说提前终止加息,就大概率不会进行。

第二,特朗普很快就摆脱民主党指控,并带领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大获全胜。

这一种,其实美联储的麻烦也不大。表面上看,这种情况出现,会让美联储承受白宫更大的压力。但实际上,一旦这种情况出现,那基本上就是胜负已分,2024特朗普铁定上台。这种情况下,美联储完全可以不再理会白宫——反正拜登政府本来就弱势,这一轮过后更加弱势,而且民主党还会面临共和党反扑,自顾不暇,也没功夫再来惹美联储,所以其完全可以坚持独立性。

最怕的就是第三种——特朗普和民主党缠斗不休,愈演愈烈。这种情况下,民主党为了中期选举,很有可能会对美联储施加极大的压力。而鉴于这场斗争的极端重要性,一旦美联储不从——毕竟混到这个位置上,谁屁股上没点屎呢?何况你们这帮玩金融的!到时候被逼急了的民主党政府会做出什么,就真的不好说了。

那么,哪种可能性最大?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恰恰是第三种。而这,就是美联储接下来政策的最大风险。专业的决策,被着重于短期利益的政治斗争高度裹挟。到时候美联储和鲍威尔还能否保持独立性,会不会屈服于政治高压,就真的不好说了!

不过屁股决定脑袋,我还真希望美联储能提前终止加息。毕竟一旦加息提前终止,美联储重回放水,虽然意味着经济危机可能会暂缓,但更意味着全球收割失败。而这场失败,对本就已经高度松动的美元信用将是一场更大程度的灾难!美元是美国霸权的根本,如果美元因为美国的内斗,而被各国加速抛弃,美国霸权的解体,就越来越近了!

Show CommentsClose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