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已为南海开战做好10个准备,中美摊牌!

1、国会层面的准备

根据美国法律,美国对外宣战是要国会投票批准的。虽然总统有权宣战在先,但还是要国会投票决定。如果不批,总统宣战了也要停止。当然这只是法律约定的程序,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那么国会对中国政府是什么态度呢?远的不说,我们只看从去年起美国会的一系列涉中议案的表决结果就很明了——

2019年11月19日和20日,参议院无异议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众议院以1票反对通过。

2019年12月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407赞同、1票反对的表决结果通过《2019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

2020年3月4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415比零的票数表决通过“2019年台湾盟邦国际保障与强化倡议法”(简称“台北法”)。

2020年6月25日,美国联邦参议院全体议员在包括民主共和的各党议员一致赞成下,全票通过《香港问责法》(Hong Kong Accountability Act)及一项关于香港的决议案,表达参议院对港人反对”港版国安法”的支持。

2020年7月1日电,美国众议院零票反对一致通过因中国通过香港国安法而旨在对中国实施制裁的法案。随后在7月14日,特朗普正式签署《香港自治法案》。

美国的两大政党共和党和民主党平时互相扯皮甚至攻击到令人难以想象的程度,但在对华立场上却出奇的一致。正如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戴旭的文章中指出的对美国的“第四个想不到:美国国内竟然形成了统一战线。”

不能忘记的是,在1941年,即便当日本偷袭珍珠港,炸掉了美军四十多艘战舰,炸毁飞机188架,打死两千四百余人,美国国会通过对日宣战还不是全票通过。

虽然比起制裁来说,宣战要考虑的层面要复杂的多,议员投票也会谨慎得多,但只要找到一个道德制高点(详见下文分析),并且令人信服地把美军的死伤限定在有限的范围内(详见下文分析),可以预见美国会会以大百分比赞同票通过开战。

2、南海各沿海国“道义上”的准备

今年6月26日,东盟十国领导人针对中国在南沙群岛填海造礁建立军事设施一事发表联合声明。要求南中国海非军事化。

3、美军航母的准备

美国两个核动力航母打击群里根号、尼米兹号已进入南海,不停地进行“公海航行自由”的巡航。同时舰载机在进行24小时不间断起降训练。除此之外第三艘航母虽未进入南海,但也来到距南海很近的地方——菲律宾外海待命。一旦有需要即可进入南海。

4、美国联军的准备

美国已启动铁杆盟友英国的军力,英国的维多利亚号航母已开赴南海。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同时还在斡旋几个国家参与,他明确指出每个国家都必须“选边站队”(everyone has to take a side),且强调这是“选择民主还是选择暴政”。

5、日本法规的准备

本月,日本刚刚修改了应对中国军机标准。这是很罕见的针对一个特定的国家制定的军事政策。

6、越南基地的准备

美军已进驻越南金兰湾。这是南海西部最大的港口要塞。

7、美国已重回菲律宾做准备

美国本来已离开了前美国军事基地菲律宾的苏比克湾,但最近又重新进入苏比克湾。这里是离南沙群岛最近的港口。

这样东有苏比克湾,西有越南金兰湾,这样就对南沙群岛形成了钳型势态。

正如戴旭在美中关系文章中指出的第十个认识:不要天真地认为你仅仅是在与美帝一家斗争。

8、美国国内舆论的准备

首先,在2020年6月24日,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进行了关于中国的讲话。

“中国共产党构成的挑战,以及中国共产党的兴起及其对美国和我们的盟国造成的威胁,是我们目前面临的至关重要的问题。美国被动和天真对待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时代结束了。我们将忠实我们的原则,尤其是言论自由,这与中共所维护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的意识形态形成鲜明对比”。

其次在7月,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在华盛顿智库CSIS(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做了一个长篇演讲,这不是针对选民的口号式宣传,而是对内部专业人士的长篇论述。他说:“我还记得我的一位同学说,中国对美国构成了最大的长期挑战。他说,俄罗斯只想征服世界,我们可以解决。而中国想拥有世界,这更难处理。我认为,这是有一定道理的”。他并进一步明确“中共政府是21世纪美国及全世界最大的威胁”。

第三,7月13日,纽约时报发表题为《中国与伊朗拟深化贸易军事合作,挑战美国》。文中披露了该报拿到的一份18页协议——伊朗和中国悄悄起草了一份全面的经济与安全合作伙伴关系协议。称该协议将为中国在能源及其他领域的数十亿美元投资铺平道路,并破坏特朗普政府因伊朗政府在核及军事方面的野心而实施的孤立措施。“文件除了表明中国将在未来25年以低廉的价格持续获得伊朗的石油供应外,还描述了双方在军事方面的深入合作,包括联合训练与演习、联合研究与武器开发,以及情报共享等”。

“如果按照协议的详细内容执行,这一合作关系将给每况愈下的中美关系带来新的甚至可能危险的爆发点。对于特朗普政府针对伊朗采取的激进措施来说,这是一个重大打击。美国对伊新一轮的制裁包括威胁切断任何在伊朗做生意的公司进入国际银行系统的渠道,这已经吓跑了伊朗亟需的外贸和外资,成功扼制了伊朗经济”。

不久前,特朗普政府坚决封杀伊朗的行动已做到了极端,——不仅全面制裁而且对伊特定领导人实施定点清除斩首行动,还支持以色列彻底炸毁了伊朗的核设施。

上述三个方面的动作无疑对美国国内舆论起到相当的影响作用。

9、南海外对中国禁运的准备

美国已开始布署封锁马六甲海峡。中国是石油进口依赖度达72%的国家。马六甲海峡是中国石油进口最主要的通道。即便是特朗普最终没有开战,只要把马六甲海峡封锁实行禁运,如同日本偷袭珍珠港前对日禁运一样,也属于一剑封喉的行动。

二战的相关资料显示:正是当年在日本军队占领海南与海南岛屿的时候,美国停止了日美通商条约。而当日本宣布对南洋享有天然权利时,美国发动了对日本第一次禁运。

正如解放军将军乔良认为,“按美军设想,联合西方国家封锁制裁中国,特别是用其海空优势,掐断中国海上生命线,使中国制造业所需资源无法输入,所产商品无法输出,同时通过纽约伦敦两大金融中心,掐断中国的资本链。他也提到,中国经济和人民币还未摆脱美元的约束。”

10、美国务卿的宣布“中国对南海主权的非法”

在国际仲裁庭做出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领土及权利主张违反国际法四周年之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明确表示中国在南中国海大部分海域的“扩张性海事主张”完全非法,是霸凌。

美国所有上述准备都聚焦了一个指向——可以在南海开战。

Show CommentsClose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