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核潜艇三宗罪,必将重蹈覆辙!专家警告:政府正在给自己挖坑

27日《澳大利亚人》报发表潜艇专家分析文章,抨击了美英澳AUKUS核潜艇项目。

文章指出:“我们在重蹈柯林斯级潜艇的覆辙。”柯林斯级潜艇是澳大利亚海军现役的常规动力潜艇,其项目全程中出现大量问题,导致澳大利亚海军作战能力大受影响。

文章还表态说,应该把AUKUS变成FAUKUS,从法国购买现有设计的核动力攻击潜艇。

文章指出,莫里森政府决定取消法国攻击级常规潜艇项目,改为购买英美的核动力潜艇,这一决定有合理性。然而,更大的问题还在后面,政府将无法摆脱柯林斯级潜艇遇到的难题,犯下一个非常昂贵的错误。文章称,三个基本的问题,从一开始就阻碍了这个AUKUS核潜艇项目。

首先,更换柯林斯级潜艇的进程启动得太迟,时间太长,无法避免能力缺口。

第二个错误,是美英澳只根据一个概念,就选择了一个获胜方案,并且粗暴地取消了进一步的竞争。而在过去,澳大利亚政府与法国签署的合同也有同样的问题,导致外国企业有着垄断价格、交付日期、当地制造具体份额的权力。

最后,澳大利亚与法国的“攻击”级潜艇计划,被过度的设计野心所困扰——澳大利亚方面渴望获得一个“具有核潜艇性能、但带有柴电发动机”的平台。这导致选择一个高风险的设计,以及不可接受的交付时间表。

不幸的是,澳大利亚政府已经在AUKUS项目上做出了两个重大决定,可能重复所有这些错误。

首先,不购买现有设计的常规潜艇,例如法国现有的核潜艇,将带来比“攻击”级潜艇计划更长的设计、制造、测试周期。结果,只会更严重地延误所有的一切。

澳大利亚不可能仅仅通过延长“柯林斯”级潜艇的寿命,就把现役潜艇的工作人员,从目前的900人增加到2000人以上,并把他们训练到操作未来的核潜艇的高标准。澳大利亚非常有可能因此需要另外订购,或者租赁新的潜艇,解决训练问题和长达20年的新潜艇空白期。

第二个不幸的决定,是又一次早早地取消了竞争流程。美国、英国可能为澳大利亚提供核潜艇,而唯一可能的竞争对手——法国,被早早地排除在外,甚至没有得到过任何竞争核潜艇项目的机会。美英将肯定可以漫天要价。

此外,采购美国或英国核潜艇的可能性,又把澳大利亚海军带回到了“攻击”级潜艇的第三个重大问题——野心过大。英美两国海军都只有大型潜艇——大约是柯林斯号的三倍大——可是这对于澳大利亚海军来说,可能难以消化。

澳大利亚国防部甚至承认,澳大利亚应该获得一种足够成熟的潜艇设计。但这在AUKUS内很难实现。英国成熟的机敏级核潜艇,由于其PWR2反应堆的生产现已终止,在第七艘船交付后,将不会再建造。下一个英国的核潜艇项目,将使用新的PWR3反应堆,主要是美国设计的,平台需要更大才能容纳这种反应堆。如果采用美国潜艇设计,这可能也是一种新的设计。因为,美国已经在计划在21世纪30年代初建造第一艘SSN(X),来取代弗吉尼亚级。美国厂家很可能不会愿意为澳大利亚单独生产弗吉尼亚级核潜艇,而会直接要求澳大利亚分担未来SSN(X)项目的巨大风险。

任何新设计的大型核潜艇,风险都非常的大,这包括延迟交付,进一步恶化澳大利亚海军实力发展的前景。

这两个新平台都将比柯林斯级潜艇更大,需要更多的人员。弗吉尼亚级船员比柯林斯多80人,而机敏级也有98人。

即使是人口比澳大利亚多得多的英国,也很难为他们的潜艇招募和留住足够的船员。

最可笑的是,最新的法国核潜艇反而是最合适的,这是一个相对较新的设计,但已经成熟,而且比较小一些,也不需要那么多船员。它有60名船员,只比柯林斯多5名。

而且,法国的核潜艇反应堆使用低浓缩铀,而不是美国和英国核潜艇的武器级高浓缩铀。然而,澳大利亚政府却扬言,这是一种劣势。表面上,法国的潜艇被排除在外,因为它们每10年需要补充燃料,而美国和英国的潜艇在30年的寿命中不需要补充燃料。但这带来了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澳大利亚现在根本无法制造武器级高浓缩铀,要么投入天文数字的金钱、克服国内的反对意见,发展自己的核工业,要么依赖英美提供武器级高浓缩铀。从战略安全的角度来说,后者是不可接受的,然而目前的澳大利亚政府却选择了这一道路。

值得注意的是,法国潜艇更换核燃料是高度自动化的,全程只需要不到三个星期,所以这一缺陷的影响并不明显。

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因为美英澳已经拍板决定了推动AUKUS核潜艇项目,实际上澳大利亚已经完全不可能控制这一自己掏钱的庞大军事项目。

用中国人的话来描述:肉在砧板上。

Show CommentsClose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