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姐独子定居美国,被追问为何不回国时,他是如何回答的?

在中国的近代史中,出现了许多英雄人物。今天,我们讲到的便是一位女英雄—江竹筠,人称江姐。1948年,正是中国解放战争的结尾时期,敌军面对自己的失败恼羞成怒,大肆抓捕我方人员。而江竹筠就是其中一位,被捕后她遭受敌方残酷的刑罚,不肯屈服的她,最终英勇牺牲。在这之前,江姐留下一封遗书,遗书的内容围绕独子彭云。

江竹筠期盼彭云能够同丈夫彭咏梧一样报效祖国。奈何,牺牲时江姐只有29岁,儿子也处于幼年。所以,彭云一直由江竹筠的好友谭正伦抚养。但是,令大家没有想到的是,彭云学业有成后定居美国。面对母亲的殷切希望,彭云选择背道而驰?他也曾回答众人:“愧对母亲,愧对祖国”。这中间,究竟有怎样的故事,让我们一起从文中了解!江竹筠的经历

1920年,江竹筠出生于自贡大山铺。父母双方都是农民,家境十分贫寒。江竹筠8岁那年,由于母亲看不惯好逸恶劳的父亲,便带领江竹筠之身前往重庆,投奔自己的表兄。到达重庆后,江竹筠也过上了一段时间的幸福生活。只是,看着工作忙碌的母亲,江竹筠不忍心便找了一份童工,便是在织袜厂工作,由于身高不够,老板还特意为她准备了一把高脚凳。

当然,江竹筠也没有因为工作就放弃学业。1939年,她凭借着优异的成绩成功考入重庆中国公学。并在19岁那年,秘密加入共产党成为组织的一员。因为受到马列主义的熏陶,江竹筠一直向往延安的工作。奈何,组织却要求她留在重庆负责通讯、联络。为了掩护自己的真实身份,江竹筠还必须学习会计。接到任务后,江竹筠在次年成功考入中华职业学校会计训练班。在校期间,她一直刻苦学习,就为尽快完成组织交代的任务。经过不懈努力,江竹筠提前毕业。并且成为了组织内的干部。而她一直坚信“学无止境”,1941年江竹筠又成功考入中华职业学校。并在学校隐瞒身份默默开展工作。

1941年的夏天,江竹筠多次组织学校学生参与游街运动。并且还兼任“挺进报”发行工作。1943年,党组织又为她安排了另一项工作,便是和身为地下党的彭咏梧假扮夫妻,以此来掩护对方工作。两人成立“家庭”后,便搬离原有住址来到中信大厦居住。这个“家庭”便是党组织在重庆的指挥中心。后来双方在假扮夫妻时暗生情愫,于1945年成婚,婚后江竹筠便一直留在重庆协助彭咏梧。从那时起,组织内部人员便亲切称呼她为江姐。次年,江竹筠为彭咏梧诞下一子—彭云。只是,幸福生活没过多久,彭咏梧就在一次运动中牺牲。敌方甚至还将他的头颅挂在城墙上方。自此以后,江竹筠便继承丈夫遗志继续组织工作。

红色遗书

1945年6月,由于当时国内形势尚不明确。江竹筠身在的组织内部出现一名叛徒,彻底暴露了组织位置。作为上级的江姐被国民党抓捕,关押在重庆渣宰洞监狱。为了从她口中探得组织消息,敌方对她用尽各种酷刑。其中就有带刺的钢鞭、电刑,眼看江竹筠一直不肯开口,他们便将竹签钉进了她的十根指尖。尽管身体已经受尽各种屈辱、折磨,但是江姐却从未透露组织丝毫。甚至向敌方喊话:“你们可以打断我的手腿,砍我的头,想要我透露情报绝无可能。这些酷刑无非是身体的折磨,但共产党的意志如钢铁般坚硬。”江姐这番话彻底惹怒敌方,1949年,年仅29岁的江姐,在歌乐山电台岚垭刑场英勇牺牲。

在牺牲之前,江姐为表弟谭竹安写下了一封托孤遗书。她将狱中吃饭的筷子磨成了锋利的竹签,用粉尘研制墨水,写下这封“红色遗书”。信中的内容都是关于独子彭云,盼望他能够追寻父母的足迹,积极投入到新中国的建设中,为祖国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这也体现了江姐对彭云的殷切希望。不知为何,收到信件的谭竹安反而没能将彭云照料好,几经周转彭云被彭咏梧前妻谭正伦收养。一开始,谭正伦只能带着幼小的彭云东躲西藏以保全他的安全。直到中国完全解放,谭正伦才带领彭云出现在大众面前,谭正伦得知彭云父母牺牲后,便独自承担起照顾他的责任。彭云虽然对亲生父母没有印象,但是却对他们尊敬无比,他知道自己的父母都是烈士。

定居美国

彭云在谭正伦的教育下,从小便刻苦学习。组织为了照顾烈士遗孤,在生活方面给予他们帮助,但是都被谭正伦拒绝了,她不想被特殊照顾。因为江竹筠和彭咏梧的烈士精神相传甚广,所以在彭云上学期间,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对他都多有照顾。彭云也知道自己的特殊身份,于是在学习上更加刻苦努力。1965年,彭云凭借优异的成绩考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1970年,成功毕业的彭云被分配到一家公司担任技术顾问。随后,国家恢复研究生考试,彭云决定继续深造,便考入中国科学院计算机所。成为了一名研究生,在校期间,彭云深感自己在计算机方面的知识还需进修。

于是他便争取到赴美留学的机会,留学期间彭云成功考取硕士、博士学位。自此以后,彭云便与妻子易小治定居美国。这个消息也让大家震惊不已,毕竟作为烈士的后代,众人对他的期许非比寻常。面对大家的讨论,他只回答:“自己更加适合美国发展,但是自己终身不会加入美国国籍,我深知自己愧对母亲,愧对祖国。”结语

其实,对于彭云的选择我们并没有权利干涉。毕竟,我们如今的生活都来自那些无私奉献的先辈。他们之所以那么拼命,就是希望我们在今后能够有选择的权利。

Show CommentsClose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