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战机不可或缺的干扰吊舱,诞生之初,为何美国空军不喜欢

1962年7月,在佛罗里达州的埃格林空军基地,第一种用于战斗轰炸机的有效干扰吊舱QRC-160吊舱吊挂在F-100型机机翼下进行了首次飞行试验。飞行员艾德·怀特后来成为第一个进行太空行走的美国人。试验对模拟的苏联高炮和导弹控制雷达实施干扰。试验结果表明,干扰都非常有效。之后又针对搜索和测高雷达进行飞行试验,干扰也同样有效。▲QRC-160干扰吊舱

“QRC”是“快速反应能力”的首字母缩写,美国空军为了摆脱传统采购方式的繁杂程序,设立了这种采购急需电子设备的新采购方法。这种吊舱长2.5米,最大直径为25厘米,重量不足45公斤,工作在D/E频段。QRC-160采用4个电压调谐磁控管,每个磁控管都可产生100瓦以上的调频连续波干扰功率。这些电压调谐磁控管的调谐波段为2400~3500兆赫。将每个磁控管调整到相邻而重叠的频率上,就可能达到阻塞干扰的效果。或者反过来,这些磁控管可以用来对4个不同频段实施干扰。安装在吊舱外部的2副短截线天线和2部缝隙天线可在水平面实施全向干扰。该吊舱前端有一台冲压空气涡轮发电机,可产生3.5千伏安交流电,使吊舱的工作不必依赖飞机的电源。在飞行期间,涡轮叶片的倾斜角度可自动调整,使发电机的频率始终保持在400赫兹。飞机座舱里有一个简易开关,用来控制吊舱的干扰发射机。▲为了覆盖多个频率,往往挂载多个吊舱

在随后的一年里,通用电气公司生产了大约150部QRC-160干扰吊舱,并交付战术空军司令部,希望该司令部能使这种新系统形成作战能力。但是战术空军司令部对这些吊舱不感兴趣,拒不培训维护这些设备的人员。而且这些设备本来就是限量生产的研究与发展型设备,进行了工程试验并没有做战术方面的探索。战术空军司令部拒绝为作战试验和战术研究提供飞机和机组人员。除了在工程测试项目中使用的战术以外,空军系统司令部航空系统处没有将战术研究与工程试验计划相结合,主要是因为没有潜在用户。

战术空军司令部喜欢“勇敢的”战斗机驾驶员而利用电子干扰技术不是他们的思维方式。”假如他们真的需要QRC-160吊舱的话,相信他们肯定能够把这些吊舱从仓库中取出并很容易地把它们安装在飞机上,然后根据需要发挥其作用。▲越战中挂载干扰吊舱的F-4“鬼怪”

直到空军参谋长干预这件事,才把吊舱加挂到飞机上。在一些飞机上,没有为吊舱正确地布设导线就开始试飞,机组人员无意中抛弃了4部QRC-160干扰吊舱,没有一个战斗机驾驶员喜欢额外的重量和累赘,他们宁可多带50公斤燃油。在没有强烈要求挂载和训练使用这种吊舱的情况下,使用这些吊舱的机会也很少。但是,正如太平洋空军在东南亚真正开始空战时才体会到的,复杂的电子系统是不情愿接受这种漫不经心的待遇的。电子系统如同飞机一样,如长期搁置不用就会损坏。

▲越战中使用的多型干扰吊舱

在越战中,受高射炮威胁最大的飞机是RF- 101C“巫毒”侦察机。这种飞机以单机或双机编队飞行,从低空或中空掠过目标区,进行高速拍照,所有经常遭遇猛烈的炮火拦截。1965年6月,一小批QRC- 160吊舱安装在RF- 101飞机上。在实战中,飞行员报告其受到的炮火攻击没有丝毫减弱。这些吊舱因为故障没有正常工作。因为飞机在南越机场平整度不佳的地面上滑跑时,振脱一些元器件。专家小组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向吊舱内灌注填充物,待其凝固后对电子器件起到固定作用。但是这种吊舱的无故障时间只有7-8个小时,灌注填充物之后根本无法进行维修。最好失望的美军把这批调查又送了回去

Show CommentsClose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