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入侵中国!边境爆发大冲突 解放军回应了

西部战区新闻发言人张水利大校8月31日就中印边境局势发表谈话指出,

8月31日,印军破坏前期双方多层级会谈会晤达成的共识,在班公湖南岸、热钦山口附近再次非法越线占控,公然挑衅,造成边境局势紧张。

印方此举严重侵犯中国领土主权,严重破坏中印边境地区和平稳定,出尔反尔、背信弃义,中方对此表示强烈反对。

我们严正要求印方,立即撤回非法越线占控兵力,严格管控和约束一线部队,切实遵守承诺,避免事态进一步升级。

中国军队正采取必要应对措施,并将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坚决维护中国领土主权和边境地区和平稳定。

值得注意的是,今天还有几个印度有关的新闻,包括据《今日印度》网站2020年8月27日消息,由于中印边境对峙可能会持续下去,印度军方正在为部署在所谓拉达克东部地区的3万多名士兵供应特殊冬装。

由于冬季事实上印度很难具备仰攻能力,3万多人事实上也无法认为这是要进攻的节奏,这背后其实说明了一点,那就是印度方面事实上也是有所忌惮的,毕竟1962年也是冬季后开打,印度人有心理阴影。

8月29夜间到30日凌晨中印两军在边境地区的班公湖附近发生冲突,目前双方正在楚舒勒召开旅长级旗帜会议处理此次冲突事件,不过印度国防部没有在声明中提及伤亡情况,所以具体的伤亡情况暂时还没有明确消息。

按照印度国防部声明的说法,冲突爆发的原因在于中方人员违反了此前的军事和外交会议上达成的共识,采取擅自改变现状的挑衅性军事行动,印方出于保护本国利益的考量先发制人采取了行动,成功“挫败”中国军队单方面改变该地区地面事实现状的意图。

相关报道显示这起冲突事件是继6月15日中印军队在加勒万河谷地区发生冲突之后爆发的最新一次冲突事件,而且在上一次冲突发生之后双方的谈判一直进行当中。不过由于印度方面派出的军队代表在谈判中没有表现出丝毫诚意,致使数轮谈判全部无果告终。

除了在解决问题的谈判桌上没有表现出应该有的谈判诚意,印度方面在军事层面上的挑衅行为也不少。今天印度媒体报道的一则消息显示,印度在今年6月曾派出国军舰前往我国南海收集过军舰的数据,并且还在任务途中与美军共享了收集到的数据和情报。

显而易见印度方面在此关键时刻放出这样一则消息就是在暗示未来会追随美国介入南海问题,这样一来南海地区未来的局势会变得更加复杂难解,同时也不利于中印关系走出当前时刻紧张的漩涡,换言之未来的中印关系很有可能会陷入谁都不愿意看见的死结。

实际上在军事层面之外印度还在经济领域发起了一系列所谓的“对华反制”行动,例如从最初印度政府或明或暗地引导民众抵制中国商品,到恶意延长中国商品的清关时间,尽管此举让莫迪当局收获了不少的民意支持,但失去中国商品的恶果也正在逐渐显现。

或许是引导民众抵制中国商品不够过瘾,莫迪当局又想出了一系列打压在印中企及其产品的“昏招”,截止到目前为止莫迪当局在电信运营、手机应用、建筑、石油运输和进口等领域给中企设置了非常高的门槛,可以说正在尝试逼迫中企主动退出印度市场。

现在印度国防部又一句“先发制人”很有可能会再次点燃本就紧张的中印关系,而且随着莫迪当局煽动的民粹思想成为社会主流,很有可能这一次将中印关系裹挟到最坏的结果,若是如此两个14亿人口的大国失掉的不仅仅是信任,还有众多的共同利益。

事实上中国早就有意与印度解决边界纠纷,然而对其他国家有效的互信措施唯独对印度无效,原因其实也不难分析,印度曾经在这一地区占据优势,特别是在80-90年代里表现较为明显。不过1988年后印度与中国重新改善了关系,1998年印度因为核试验后需要突破国际制裁也试图维护好与中国的关系,因此在这一时期中印边界较为稳定。然而,印度在意识形态上继承了英属印度对边界的看法,他们仍然将英属印度的诉求作为自己的利益诉求。与此同时,印度军队、政府内部带有后殖民色彩的松散组织结构也鼓励了印度基于这种诉求进行的投机行为。应该说,1962年的战争失败并没有让印度放弃这种利益观念,他们仍然在1967年、1987年制造或试图制造较大规模的冲突。

近年来中印边界问题被重新泛起,很重要的一点是印度政治力量的变迁。印度人民党上台后确实与官僚化的国大党存在着较大区别,莫迪的印度教民族主义正在试图在全国范围内形成真正的共同体认知,由于身份认同是自反性的概念,需要他者来建构。印度教民族主义选择的他者是印度国内的非印度教信徒,特别针对的是印度国内的穆斯林群体。但是可能还不够,要粘合高度碎片化的印度,外部再有敌人并对敌人展示强硬会更好。除了巴基斯坦,与印度存在领土纠纷的中国也是个好目标。在2017年印度就已经尝试过投机,而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和中美关系恶化让印度试图进一步转移国内的注意力。

因此我们需要看到,印度国内仍然有很强烈的动机拿边界问题做文章,他们战略上高度的投机倾向也毫无疑问意味着他们事实上不愿意进行任何层面的谈判,而且谈判取得的成果也极为不可靠。历史经验告诉我们阻止印度在占优时于边界制造冲突的原因主要是外交需要而非战争记忆,一次军事惨败不可能改变印度国内的意识形态和组织逻辑,相反可能进一步刺激印度的民族主义。我们需要长时间地消耗印度的资源与投机热情,直到他们不再愿意消耗才可能让达成的协议具备基本的可靠性。

这种长时间的消耗毫无疑问对于我们也是一个考验,毕竟我们需要跨过广袤的青藏高原才能让内地与一线联系起来。此外,西藏、新疆的前沿也需要更多的战场建设,在过去被视为压力较小的西部战区也必须提高战备水平,这些都需要消耗大量物资和人力。而且青藏高原不适宜人类居住的自然环境不会改变,边防体系会面临更大的考验。但是我们也没得选。

如果印度的投机倾向不会停止,那么西南地区的战略压力毫无疑问会随着中美关系恶化而升级,那么我们自己也必须放弃避免打开新战略对抗方向的可能性。想要和平就必须准备战争。

幸运的是,现在印度的地理优势随着中国边防控制能力、军事技术发展、基础设施建设而逐步削弱,印度的发展速度也没有中国快,天平开始向中国这边倾斜。而从长远来看,印度的反应速度、动员能力、资源总量远远逊色于中国。这让中国可以拥有更大的优势,即我们有更大的能力阻止印度的投机倾向。

如果我们在消耗中让印度付出更大的损耗,比如对印度的经济发展产生了负面效果,比如恶化了印控克什米尔的安全局势,那么印度就会付出更大的、更致命的代价。如果我们可以坚决打击印度的投机行为,降低投机的获益可能性,印度也可能会放弃不断通过投机蚕食实际控制线来“前进”的猥琐流打法。

虽然中国还不具备压倒性优势,中国也不想在西南方向上又多一个敌人,但是印度军队如果试图挑战中国对边界乃至西藏地区的控制能力,那么中国也绝不会介意狠狠地打击这支有现代化外壳的殖民地军队。

典型的例子是,之前和田机场常驻部队只装备歼-7战斗机,现在已经可以部署轰-6K和歼-20。而新疆军区的陆军换装速度也在提高。印度嗓门大投机性强,但实打实的准备他们受制于有限的国家能力和严重的组织弊病不如我们。在长时间内面临着穷兵黩武还是真正坐下来和平谈判,我们有必要迫使印度做出选择,这对两国27亿人都好。

Show CommentsClose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