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70多年来,最让中国人安心的话还是“解放军来了”?

2020年也算得上是人类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了,年初的时候新冠疫情爆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武汉,一时之间人人自危。2020年1月23日10时起,武汉封城,城内人心惶惶,恐慌和焦虑像藤蔓一样缠绕上人的脖颈,似乎可以先疫情一步夺走人的生命。

  压抑的氛围如厚重的乌云密布在头顶,直到从手机中刷到“解放军要接管武汉”,精神为之一震,刹那间头顶的乌云被撕开口子,大家顿时觉得解放军要来了!太好了!

  中国人看到解放军便会安心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人民军队为人民,”“军民鱼水一家人”这样的认知简直深入骨髓。

  但其实人民和军队保持这样的关系在其他国家并不常见,在中国人为“解放军接管武汉”感到安心,为“解放军乘坐专机前往武汉”照片欣喜和赞叹时,西方媒体却觉得军队接管真是糟透了,因为在他们看来军队和人民群众是有距离的。

  在美国,群众甚至害怕看到美国士兵出现在街头。只有中国会出现“将军队当作救世主”这种文化,这和解放军的品质以及作风是分不开的。

  “解放军来了”这句话最开始出自哪儿,或许很少有人知道,但是提起汶川地震,想必大家都有印象。

  5·12汶川地震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破坏力最大的地震,在地震中有69227人死亡,374643人受伤,17923人失踪。

  那时的汶川可以说是满目疮痍,所见之处皆是断壁残垣,而且当时谁也不知道下一次余震什么时候来,下一次余震有多大,达摩克里斯之剑高悬于头颅之上,幸存者在废墟中苟延残喘,为丧生者哀痛,为生存焦虑。

  这个时候是解放军不畏艰险为灾区带去生命之光。

  2008年5月14日,中国空军飞往地震重灾区四川茂县抗争救灾,情况非常危急,空军需要在地面指挥引导、地面标识、气象资料条件全无的条件下进行高空跳伞,在这样“三无”条件下实施伞降是史无前例的,但是15名空降兵勇士义无反顾地进行了那次的“自杀式”的伞降,在极其糟糕的条件下从5000米高空一跃而下。

  15名空降兵穿过云雾,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下坠的是身体,升起的是希望,下面迎接他们的是废墟,也是等待救援的群众。不是不知道危险,他们都留下了遗书,不是不害怕危险,只是总要有人负重前行。

  这样的解放军怎么会让群众不信赖呢?当解放军的运输机飞到灾区上空时,便会有人高喊“解放军来了”,这是欣喜解放军来救援了,这也是信赖解放军一定能救援成功。

  汶川地震解放军派出了16万官兵前往四川抗争救灾,甚至有一队前往途中道路断绝,徒步行军90公里,累计21小时。当时中国军队的超强动员能力让国人安心,让世界震撼。

  98年那场特大洪水几乎在每次汛期的时候都会有人提到,那次的抗洪也是我们人民子弟兵舍生忘死地冲在一线,当时大暴雨下了64天之久,暴雨如注,洪峰决堤。

  有一段堤坝被突然暴涨的洪峰冲破了一道口子,眼看洪水降至,房屋不保,驻防的解放军们都是些年轻小伙子,一个个扛着沙袋毫不犹豫地跳进水里,企图以血肉之躯围成一道堤坝,可是洪水湍急,不少人都被冲走,就算是浪里白条张顺也难逃一劫。

  但是没有一个士兵退缩,仍旧一个接一个毅然决然地跳入水中,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战友被冲走,但自己还是要做最坚实的防线,如歌中所唱“血脉相连筑起防线,为我们把风雨阻挡”,人心都是肉长的,河对岸的老百姓又怎看的了这种场景,他们跪在地上哭喊,求求你们别跳了,房子我们不要了……

那年牺牲的人民子弟兵平均年龄18岁,也不过是刚成年的孩子。“泥巴裹满裤腿,汗水湿透衣背,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却知道你为了谁,满腔热血唱出青春无悔,望断天涯不知战友何时回”这首《为了谁》就是为了纪念1998特大洪水中奋不顾身的抗洪勇士们,多少个战友就这样一去不回。

  解放军为人民,人民也同样支持解放军。把时间拉到解放战争时期,淮海战役是当时的三大战役之一,也是解放军牺牲最重,也是歼敌数量最多的战役。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曾评价“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车推出来的”。

  据说当时有220多万的老百姓参与运输,使用的小推车大约有88万辆,还有一些其他的运输工具,几百万的老百姓在战场上四处奔走,构建了一条条贯穿战场的运输链,总计筹运了9亿6千万斤的粮食,这对于当时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老百姓们为什么这么积极筹粮运粮呢?一来是因为老百姓支持人民解放军,二来是解放军的粮食征借非常厚道,而且有组织性和纪律性。

  解放军是以高出市场价的价格收购老百姓的粮食,并且运输粮食还有提成。与国民党强制征收粮食一比,高下立见,军民合作也拉进了彼此的距离,人民军队与人民是密不可分的。像中国一样要求军队有实力,又要有品格的,真的少见,因此解放军值得被尊敬,值得被信赖。

  回首往昔,中国不论什么大事,解放军都积极地冲在第一线。往远了看,抗日战争时期,解放军抛头颅洒热血,为了中国独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军为了中国的前途命运与国民军不断周旋,顽强拼搏。

  往近了看,2016年中国爆发非典时,全军和武警部队抽调1200名“抗非援军”前往北京;2018年大兴安岭森林大火时,解放军紧急前往火场,扑灭窜天大火;最近的新冠肺炎,数千名解放军闻令而动,坚守防控疫情第一线,甚至不少退役老兵主动请缨,加入“战疫”阵线。

  为了祖国和人民,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不光是在国内救灾时又快又好,国际救灾任务,中国人民解放军也是当仁不让,积极奔赴第一线,为其他国家的人民提供支援。

  前几个月,印度游轮在航海时遇见危险时,也是中国解放军提供了护航。“强者自救,圣人渡人”,中国解放军不是“战争机器”,而是“人民的子弟兵”,是世界的“和平大使”。

  诚然,解放军也不是一开始就这般风范,当初刚整合部队的时候也存在不少旧部队的毛病。

  但是他们愿意改善,中国人民解放军如此优良的作风起始于“三湾改编”,改编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军队内实行民主主义,让每一个士兵都参与进军队的管理,发展一种官兵一致、上下平等新型官兵关系。

  军队里开始设置士兵委员会,委员由选举产生,主要任务就是参加军队管理、维持纪律、监督军队经济、作群众运动以及作士兵政治教育工作。

  在士兵会上,每个士兵都有发言权,可以对军官做得不好的地方直言不讳,不论是对谁的批评,还是对经济上有什么意见,都可以在大会上讲。如果这都不算民主,还有什么才算是民主呢?

  担任过士兵委员会主任的宋任穷表示,那时候有不少来自旧部队的军官,连带着打人骂人的军阀习气也进了部队,士兵委员会就与这些旧习气作斗争,让军队内部更团结友善。

  “三湾改编”后,士兵的利益得到保障,也有了人人都是军队的主人之感,从而对部队的建设更加有责任感了,革命热情也更加高涨。

  自此以后,解放军的优良作风就一直保持下去,内部优化,对外才有好的展现。中国人民解放军这70多年一路走来,勇于自我革新,但是初心不改,一直和人民群众心连心,中国的“人民子弟兵”仅独此一家,难以模仿,更难以超越。

Show CommentsClose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