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真的把图纸放在瓦良格号里了吗?隐藏多年内幕被揭开

我国对于航母的梦想,离不开瓦良格号,而由于瓦良格号交易和托运回国的过程实在过于跌宕起伏,在江湖上也一直流传着诸多关于瓦良格号的故事。

例如,据香港商人徐增平自己说,他购买航母时,将航母的图纸也一并买了回来,这些图纸是装在瓦良格号里一起带回来的。他在很多场合绘声绘色的讲述了这个故事,可事情真的是这样吗?

多年以后,曾经参与瓦良格号拖带回国、图纸购买的唐士源揭开了隐藏多年的真相。瓦良格归国的第一步

作为我国航母的“一胎”,瓦良格号总是备受关注,而它也确实命途坎坷。1985年底,瓦良格号在黑海造船厂造船台安家落户,这是苏联“库兹涅佐夫”级航母的二号舰,本来也该是苏联的荣光。

可1991年,当瓦良格号的建造率已经达到68%的时候,苏联这个巨人却轰然倒塌。苏联解体、乌克兰独立,仍在黑海造船厂的瓦良格号转眼之间就成为了乌克兰的财产。

而此时,不管是俄罗斯还是乌克兰都无力继续建造瓦良格号,在被长时间遗弃之后,乌克兰终于决定将这个烫手的山芋“出手”。1995年,听说黑海造船厂有意出售航母,各种各样的购买意向都递交到了黑海造船厂厂长马卡洛夫手中。有说要改成酒店的、又说要改成装甲监狱的,还有的说要改成一座“海上赌场”。

而这个提出要将瓦良格号改装成赌场的,正是香港商人徐增平。抛开后面所有的风风雨雨不谈,徐增平确实为中国购买航母撕开一道口子,因为众所周知,瓦良格号回国一共分为两步,第一步是购买,第二步是拖带回国。

徐增平迈出的是开头的关键一步:1998年1月,他在乌克兰首都基辅的一家拍卖行内,以2000万美元的价格拍到了瓦良格号。当时,美国建造一艘尼米兹级航母的造价大概是35亿美元,虽然瓦良格号还是一个半成本,不过不管怎么看,2000万美元都算是一个“白菜价”了。

但徐增平作为一个商人,当然想从瓦良格号身上攫取更多利润,于是他与黑海造船厂商定先交一笔定金,尾款在10月31日前付清。

随后,徐增平带着拍卖标书回国筹措资金,可当时支持他的人却不多,因为瓦良格号吃水深度超过10米,根本不能停靠在澳门的港口,改造成赌场似乎只是“痴心妄想”。可最终,徐增平还是等来了那个愿意提供资金的人,那个人就是华夏证券的董事长邵淳。邵淳是一个军迷,他和很多军迷一样,有着一个航母梦,可以想象,当他知道徐增平手上有一艘航母时,有多激动。

再三确认徐增平手上的拍卖标书真实无误后,邵淳和徐增平就商量起如何进行资金运作的问题,他们都知道,买这艘航母,不能用官方名义,只能私下进行,可当时华夏证券却是一家国企,虽然可以掏出一大笔资金,却不能出面。

为了规避风险,邵淳让他的下属成立了一家科技公司,并以这家公司的名义向徐增平的澳门创律汇款,准备买下航母。原本以为一切顺利,可没想到钱汇过去之后,徐增平不仅没能让航母启航离港,还屡屡上门找邵淳“追加资金”。

一开始,邵淳还在为徐增平筹措资金,可当后者再次提出需要2.35亿人民币的拖船费、停泊费等等诸多费用时,邵淳起了疑心。

邵淳要求徐增平提供汇款底单,可徐增平却屡屡拖延,直到黑海造船厂迟迟没有收到尾款,发来了索要购船款、滞纳金的文件后,徐增平才不得已吐露实情:虽然他拿到了邵淳和华夏证券提供的2000多万美元资金,但只向黑海造船厂支付了1000万美元,其余资金都被他挪用了。怪不得瓦良格号迟迟不能离港,钱都没给完,黑海造船厂怎么会给航母?

得知真相后,邵淳忍着怒火和徐增平谈判,取得了澳门创律80%的股权,并选择了北京东方汇中接受处理购买瓦良格号的后续事宜。这时候,邵淳才发现,徐增平连购买合同都没和黑海造船厂签!

补签合同、补交尾款,处理好了徐增平留下的烂摊子之后,1999年10月24日,澳门创律终于正式接收了瓦良格号。徐增平购买了20吨图纸?

完成交接后,瓦良格号回国就进入了下一个阶段,即拖带回国,这个过程基本上国家接手的,与徐增平已经毫无关系了。

在经过2年多的谈判与拖带,瓦良格号终于停靠在了大连港码头,此时,所有人都激动不已。而徐增平似乎更加激动一些,因为他又找到了为自己“邀功”和吹嘘的机会。

网上流传着许多关于瓦良格号的故事,而其中许多,正是徐增平本人所说的。在徐增平口中,瓦良格号回国自己是厥功至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甚至还曾讲过一个关于航母图纸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乌克兰原本对航母的“开价”只有1800万美元,是徐增平主动加到了2000万美元,而加价的目的,就是要求乌克兰将航母图纸一起卖给他。

徐增平还曾绘声绘色地描绘自己看到的航母图纸。他说,他来到船厂,进入6楼的航母专用资料库,资料库内有监控系统、红外报警系统,还有警卫人员定时巡查。

进入资料库的流程更是繁琐,需要保管员和警卫员各自插入一把钥匙、各自输入密码,并通过掌纹识别,才能打开大门。

而且,徐增平还说道,核对无误后,电脑会发出提示音,提示“密码正确、掌纹无误、欢迎进入”,听起来就像是电影里才能看到的场景。

徐增平又说,全套航母图纸,总共有20吨重,由乌克兰方面人员逐一清点装柜上车,整整8卡车的图纸准备一道运回国内。而就在卡车准备出发时,船厂的警卫员、工程师,乃至是厂长马卡洛夫都出来送行,他们甚至还流下了热泪,可能是在为瓦良格号惋惜。

这还不是故事的全部。当图纸运回国内后,国内专家经过仔细检查,发现整套30多万张图纸中,有关键部位的图纸发生了缺失,是徐增平再赴乌克兰,通过“私人关系”说服马卡洛夫提供了另外一套、保存在船厂工艺室内的完整图纸。

这个故事可谓是十分曲折离奇,也塑造了徐增平光辉的形象,似乎没有徐增平,我国不仅买不到瓦良格号,甚至连图纸都拿不到全部。

可事情真的是这样吗?曾经参与瓦良格号拖带、图纸购买的唐士源在多年后揭开了这件事情背后隐藏多年的真相。实际上,要说购买瓦良格号是徐增平撕开的口子,确实没错,他的功劳我们确实也不能忘记,可要说没有徐增平,就没有瓦良格号的回国,那徐增平可真的就是“贪天之功”了。

一方面,虽然购买瓦良格号确实是徐增平牵的头,可自从2003年3月国家接手“瓦良格”项目后,瓦良格号就和徐增平没有什么关系了。

因为负责将瓦良格号拖带回国的是中船重工集团,负责协调瓦良格号通过土耳其海峡事宜的是国务院派出的前线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是原国防科工委办公厅主任马鸿琳。

另外一方面,我们确实购买了瓦良格号的图纸,可买下图纸已经是瓦良格号回国之后的事情,既不是乌克兰放在航母里一起带回国的,也不是徐增平买下的,更没有徐增平利用“私人关系”取得完整图纸的故事。买下图纸的是中船重工

参与了图纸购买的唐士源曾撰文称,实际上早在2000年5月,乌克兰方面就已经提出要以400万美元的价格,将瓦良格号的图纸也卖给我们。

当时,中船重工刚刚成立不久,资金不足,加上瓦良格号回国后到底要怎样利用还没有决定,所以这件事情就搁置了下来。等到2002年瓦良格号抵达大连时,军地领导、专家在参观航母后,都觉得就这么拆了太可惜,应当继续建造,当时,中船重工的经济状况也已经有所好转,于是,中船重工的领导拍板决定去乌克兰谈判,争取把图纸也买下来。

不久后,中船重工军工部副主任牟安成通知唐士源进京,准备去乌克兰谈判,弄清楚图纸资料的具体情况,回来汇报后决定要不要购买图纸、买多少图纸。

2002年9月13日,谈判小组抵达基辅机场。第二天,小组内部先开了个会,研究如何和乌克兰马什公司——一家属于乌克兰国家的武器进出口公司——进行谈判。

当时,谈判小组已经准备好了总共2600多页,共1981份明细目录,只待与乌克兰方面核对。乌克兰华人杨秋实告诉谈判小组,俄罗斯也想购买航母图纸,用来在北海造船厂造航母,可由于俄罗斯提出的购买价格很低,甚至可能不打算给钱,黑海造船厂更希望将图纸卖给中国。听到这些之后,谈判小组心里有了底。

9月16日,中方和马什公司的谈判正式开始。在得知了中方的来意之后,马什公司立即表示,黑海造船厂不仅可以将图纸卖给中国,还可以将一些设备、备品备件一道卖给中国,只要中方能够提出相应的清单,只要造船厂有的东西“都可以谈”。

可很快谈判就陷入了僵局。因为马什公司要求中方提供想购买的东西的清单,他们负责去和船厂核对查找,有的就可以谈;而中国人也没造过航母,根本提不出详细的清单,反而希望黑海造船厂能够提供他们能够出售的产品的清单,供中方选择。最终,还是谈判小组让了一步,先拿出了部分准备好的明细资料,这让马什公司总裁彼得感到非常高兴,他也主动退了一步,表示会亲自与黑海造船厂谈,做到“相互理解”。

9月17日,谈判小组整理出了38个系统的谈判清单,并前往黑海造船厂进行参观。

唐士源特别强调,黑海造船厂用于存放航母图纸的资料库位于8楼,而不是徐增平所说的6楼,而且整个楼都很旧,根本没有徐增平所说的严密的保安措施,用以证明徐增平并没有参与图纸的购买。

唐士源后来回忆道,在黑海造船厂还存放着许多尚未打开过的航母配件箱,厂家特意介绍道,“这些从来没有人动过”。而航母的图纸也整整齐齐、分门别类地放在架子上,有些似乎是从航母上拿下来的,已经被打开、重新整理过,而更多的还是从设计院发过来的“原版”包装。

而且,这些图纸还从来没有卖给过别人,只是可能从航母上撤下来的图纸会“不太完整”,所以俄罗斯还没有开始收购行动。

随后,谈判小组就和黑海造船厂的新任厂长、总工程师开始了新一轮的谈判。

当时,船厂方面表示,中方清单中的大部分设备配件他们都有,凡是有的都可以提供,但只是有些装备是从航空母舰上拆下来的,可能没有入库就丢了或是老化了,但具体是哪些装备,由于时隔太久,已经没人记得清了。不过,船厂方面还是答应按照中方提供的笼统清单去查找相关配件。最后,马什公司代表船厂和谈判小组签订了购买意向书,确定了这次中方要购买的图纸资料共有1981份、备品备件工具等总共1484组。

回国后,谈判小组向国内做了汇报,最终中船重工出资购买了清单上的图纸,并运回国内,这些图纸对于国内航母的建造起到了重要作用。

也就是说,买下航母图纸的是中船重工,而非是徐增平,虽然徐增平在购买航母一事上的确有功,但他的功劳并没有那么大。为了中国第一艘航母,有无数人付出努力和心血,这些功劳不能只记在徐增平一个人头上。

Show CommentsClose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