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对峙,两军霍霍磨刀声!如何破局?

1962年前的今天,中印边境冲突升级,中方被迫还击。中方扬眉吐气,印方一败涂地。自此,印度欲报一箭之仇,不断挑衅中国。

1962年的旧疤,2020年又添新痕。

今年6月初,印度公然违背承诺,越过实际控制线,向中方发起挑衅,造成双方人员伤亡。6月6日,两军举行首次军长级会晤,双方同意缓和局势。15日,印军违背承诺,再次蓄意挑衅。10月12日,双方举行第七次军长级会谈,未果。

70年来,中方一心想与印坦诚相处,而印总是心怀鬼胎。

中印对峙,两军霍霍磨刀声

1962年10月的印度,燥热反常,开国总理尼赫鲁站在窗前,眉头紧皱。

自从国大党1947年8月执政以来,尼赫鲁从来没有这样烦躁过。15年来,他一直在琢磨:与邻居相处,如何能占上风?

相处,需要双方坦诚,如果不是这个态度,注定只是貌合神离。

印度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投机心理,注定了这个信奉印度教的国家日后会有心绞痛的一天。

貌合神离,注定磕磕绊绊

1950年4月1日,中印建交。

1954年6月,周恩来总理应尼赫鲁邀请访问印度,举世闻名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就是在这个时候提出的。

当年10月,尼赫鲁回访中国,同样受到热情接待。

1959年,西藏叛乱事件引发中印边境纠纷,两国关系恶化。

印度老是挠痒痒似的在边境挑衅,挑起武装冲突。中方一忍再忍,1962年10月,被推到了忍耐的悬崖边。

中方被迫还击。

俗话讲,邻居看不顺眼,不要撕破脸皮,一旦撕破脸皮,日后难以复原。

1962年之后,每当夜深人静,中印双方的眼前都会浮现撕扯一幕,不管是赢方,还是输方,心里都有阴影。

虽然在2000年、2010年和2020年三个具有非常意义的年代,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先后致电印度领导人,庆祝中印建交50周年、60周年、70周年。

但是,50年前结下的心结,不是说打开就能打开的。

中国与人相处,历来大度,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朋友。但是,印度不这么想,表面上和我们相处不错,暗地里小心思不少,小动作不断。

1987年的冲突就是一个代表性事件。

如果好好相处,也会相安无事,但印度老是手脚不干净。

当年5月,印军趁着月黑风高,悄悄潜入我境内构筑工事。

你说这叫什么事?

幸亏我边防军人警惕性高,巡逻途中发现对方的挖洞行为。

于是,一场冲突在所难免。

那场冲突没有报道,但双方心知肚明。

2014年4月,印度贼喊捉贼,声称中国士兵越过实际控制线入侵印度,随即在附近搭帐篷,双方形成帐篷对峙局面。

2017年6月,中方在洞朗修道路。印度认为对他们构成威胁,又开始挑衅。

我们在自己的领土上修路有何不妥?印度的逻辑是:中方修好道路,往边境运兵变得迅速了,对他们不利。于是,出现了双方推搡的对峙。

2020年6月,加勒万河谷,印度违背承诺,再次越过实际控制线,发起挑衅攻击,引发双方肢体冲突,造成人员伤亡。

印度是一个没有记性的国家,印军的记性也好不到哪里。

但是,没有记性,要让他长记性。

中方有忍耐之心,但不会一直忍耐下去。

心怀鬼胎,印军意欲何为?

这段内容是分析重点。

2020年9月7日,印军非法越线进入中印边境西段班公湖南岸神炮山地域,悍然对交涉的中方人员鸣枪威胁,这是1987年以来中印边境首次枪声。

2020年10月12日,中印边界举行第七轮军长级会谈。两天后,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在记者会上透露:双方围绕两国一线部队在中印边界西段实际控制线地区脱离接触坦诚、深入建设性地交换了意见。

发言人的这段话耐人寻味。

中印摩擦会不会升温,中印对峙要多久,似乎都没有答案。

接下来,专家从三个方面予以浅析:印度强硬信心从哪来?印度挺而走险原因;集结重兵,意欲何为?

一、印度强硬信心从哪来?

2017年以来,印度对华态度逐渐变得强硬,印度哪来的信心?

我们不妨回头看看。

上世纪九十年代,印度一直认为和中国处于平起平坐的地位,甚至感觉中国在追赶它,盲目自负的心理贯彻社会各阶层。进入新世纪后,盲目乐观的印度一觉醒来,发现情况不对:中国GDP是印度的倍。

印度是个嫉妒心很强的国家,他不希望看到中国好起来,更不希望看到中国成为亚洲的主角。

于是,印度开始行动:去中国化、对中国投资限制、对中国App的限制,对中国企业进入印度的采购市场的限制……前不久,他们以“主权安全和隐私受到威胁”为由,禁用TⅠKT0K(抖音海外版)等59款中国应用程序,后又增加近二百个。

印度外长苏杰生是亲美派人物,他附在莫迪耳边说:中美之斗,印度不能保持中立,应选边站队,否则,印度在国际上就没发言权。

莫迪点头称是。

美国制定“蓝点网络”计划。美国希望通过经济合作倡议巩固其在亚太地区的政治地位和影响力,加强与盟友及伙伴国经济合作的同时,试图诱使相关国家在区域经济合作中选边站队,妄图以“碰瓷”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方式,阻碍中国与区域国家的经济合作。印度对这个计划举手赞成。特朗普访印时,莫迪主动提出加入这个计划。

美国是个急性子,只要看到别人家田地里的庄稼长势好一点,他就睡不着觉。

中国国内形势一片大好,尤其是新冠疫情之下,还保持旺盛的增长力让美国心里很不舒服。于是,美国屡闯中国红线,屡探中国底线。

躲在暗处看热闹的印度,认为机会来了。一向自负的印度顿时精神焕发,认为有机可乘,可与中国扳手腕了。

二、印军挺而走险的原因。

印度是个复杂的国家,如同该国百分之八十人口信奉的印度教一样,找不着主题。马克思曾精辟地论述印度教:这个宗教既是纵欲享乐的宗教,又是自我折磨的禁欲主义的宗教,既是林迦崇拜的宗教,又是扎格纳特的宗教,既是和尚的宗教,又是舞女的宗教。所以,印度很容易感情用事,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不考虑实力、不考虑后果。一得意就手舞足蹈,认为自己是老大,一忘形就忘乎所以,什么事都敢干。

印度怎么想的呢?一次,印度军方高层会上,某将军唾液飞溅:我们要报1962年的“一箭之仇”,要占领班公湖、占领加勒万河谷、占领阿克塞钦地区……台下掌声四起,经久不息。

印度各方也不知道该将军的话可行不可行,到底行通行不通,反正先自我陶醉一下。那表情、那阵势,仿佛他们所说的已是囊中之物。

但是,印度并非酒囊饭袋之徒,手舞足蹈的背后有着深层次考量。

印度作为南亚次大陆的国家,地理位置优越,面向印度洋,背靠世界屋脊。印度总理曾说过“印度不做二流国家”。

最初,中印两国未划定过边界线,形成了一条各自遵守的习惯边界。野心膨胀的尼赫鲁一直惦记着这个事。

尼克松曾评价尼赫鲁为人:才华出众,目空一切,脾气暴躁,高傲自负。

50年代中期,印度国内矛盾重重,高傲自负的尼赫鲁产生了“向前推进”的疯狂念头。

1951年2月,印度乘中国在朝鲜战场激战无睱西顾,派兵占领西藏达旺地区,随后不仅不听中国警告,又加紧对中国领土蚕食。1962年4月后加速推进,在中国境内设立43个军事据点。狂妄自大的尼赫鲁并不满足于设据点,他要把中国成片领土收入囊中。

头脑发热的人,容易丧失理智。

1962年10月1日,印度国防部长梅农命令印军制定针对中国行动的《里窝那计划》。10月2日,尼赫鲁在新德里说:印度要用军事手段对付中国。

10月14日,梅农叫嚣:要同中国打到最后一个兵、最后一支枪。

然而,对于印度鬼鬼祟祟的小动作,北京早在掌控之中。

日历往前翻到7月12日。

当日凌晨,毛主席听取周总理汇报中印边境问题;22日凌晨,主席再次听取中印边境情况报告。9月17日晚,毛主席主持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讨论中印冲突问题。21日,再次开会讨论这个问题。10月2日,中南海决定照会印度政府,15日举行会谈。但是,狂妄至极的印度政府断然拒绝中方提议。

也许有人纳闷:为什么中国一再研究与印度和谈的话题?

是害怕印度吗?

显然不是。

中方担心与邻居一旦撕破脸皮,日后不好见面。

但是,印度却没想那么多。

10月17日,西南中印边境。印军从东西两段突然向中国边防部队发起进攻,向中国边防哨所倾泻炮弹1万4千余发,5个营5600人侵犯我加勒万河谷。

北京怒了:印度这是给脸不要脸啊!

10月18日,北京中南海,毛主席站在中印边境大比例地图前,指着印军据点,大声说道:扫了他!

10月19日凌晨5点20分,中国边防军在东、中、西近600公里边防线上同时发起反击,500门大炮发出怒吼。不到一小时就清除了加勒万河谷印军,并活捉印军第7旅旅长达尔维。

据说,听到中印边境冲突消息时,美军原远东军总司令麦克阿瑟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话:谁和中国陆军打仗,谁就有病。

中印之战的战况让尼赫鲁不能接受,高傲自负他无法面对印军惨败,两年后,尼赫鲁郁郁而终。

印度朝野上下对“1962”一直耿耿于怀,发誓要报一箭之仇。

印度也不都是猪脑袋,那个将军狂言要吞并的每个地名背后都有着诱人的因素。先说班公湖。班公湖全长约160公里,面积约600平方公里,中国境内约400平方公里。湖泊狭长,因地理原因,中国境内为淡水,鱼虾成群风景如画,而印度境内为咸水,而印度边境又缺少淡水。印度对中国境内班公湖淡水垂涎三尺。再说加勒万河谷。加勒万河谷位于新疆境内和田县,又连接什约克河谷,什约克河谷连接印度多条通道。中国装甲部队经过这些通道24小时之内可达新德里。还有阿克塞钦。阿克塞钦是西藏连接新疆的战略支撑要地,1962年10月中印反击战,中方宁可从藏南撤军,也绝不放弃阿克塞钦,可见其重要性。

班公湖和加勒万河谷是阿克塞钦的前线,一旦前线失守,阿克塞钦就危险,而阿克塞钦如果被印军侵占,将切断新疆和西藏的陆地唯一交通线219国道。至于印度为何要控制阿克塞钦,下文细析。

三、集结重兵,欲图谋不轨。

从印度的小动作看,既想拖延待机,又有可能突然打击。

2020年9月4日,中印国防部长在莫斯科会晤。中国国防部长明确指出;造成目前中印边境紧张局势起因和真相十分清楚,责任完全在印方。印度国防部长假惺惺表态:共同管控好部队。结果没过三天,印军的枪就响了。

从印度的小动作看,印度表态是假象,既想拖延待机,又有可能突然打击。

目前,印军在拉达克地区集结兵力约20万。按二战时期的作战思想,欲要取胜,攻防兵力比例为3:1。而印军目前与我军比例已经达到4:1,甚至到了5:1。现在离大雪封山还有两个多月,印军要么撤回,要么进攻,但就目前看,印军似乎并没有后撤的迹象。

印度在中印边境集结这么多兵力干啥?

显然,他们不是为观光而来。

印度对中印边境一侧中国领土采取的是“蚕食策略”。首要目标是班公湖,中方控制的班公湖区淡水,对印军太有吸引力了,一旦侵占了班公湖淡水区,印度在此长期驻军就会变成现实。目前,中印边境进入寒冷期,曾任班公湖前线指挥官的印度退役陆军上校S.丁尼说“当地温度降到零下时,会导致印军士兵身体疲劳度增加很多倍,非战斗减员将是未来6一7月里拉达克地区印军面临的常态。”但是,不要忘了,1962年中印边境之战也是在10月爆发!

难怪,印度某退役空军少将对中方叫嚣:冬天等着瞧!

印度在等机会。

等季节变化。等冬季到来,用兵对中国不利。等台海变化。等台海局势巨变,一旦我们武统台湾,印度认为我们分身无术,不能同时两线作战,他就可以趁火打劫捞一把。

印度想达到的目标。印度目前对中国境内三个目标虎视眈眈:班公湖的淡水资源、加勒万河谷的交通、阿克塞钦的地理位置。三个目标中,最重要的是阿克塞钦的地理位置。阿克塞钦占据中亚制高点,可以俯视克什米尔和印度,一旦中印发生战争,中国装甲部队可轻易攻破新德里,势如破竹地南下孟买。可以说,阿克塞钦是高悬在印度头上的一把利剑,中国握住了这把剑,就把住了印度的命门。控制阿克塞钦,就牵制着印度的人力和物资,延缓印度发展,使印度长期处于被动防守状态。反之,若阿克塞钦被印度控制,不仅陆上切断了西藏和新疆的交通,而且隔绝了中国和巴基斯坦,使巴方孤立无援。而巴基斯坦是牵制印度的重要力量,我们绝不会让这样事情出现。

魑魅魍魉,中方如何应对?

1962年后,中国马放南山,刀枪入库。

当年挨了揍、吃了亏的印度假惺惺地表态:从此之后,两家和平相处。

然而,就在中国心无杂念地锁上武器库的瞬间,印度却悄悄地把匕首别到了战靴内。于是,有了1987年的寒光闪闪、2017年的虎视眈眈、2020的枪声大作……

没脑子的人容易冒险;有脑子的人常常犹豫。

冒险激进的人,容易误入歧途;犹豫不决的人,会错过良机。

中方一向忍耐为先。

有实力的忍耐是给敌人反省的机会。

但印度不珍惜,也不知道珍惜,一向自负的印度总认为自己世界老二、亚洲第一。因此,不知轻重的他们常常不自量力。他认为头碰破是偶然;吃亏不会有第二次。

于是,小心思不少,小伎俩不断。

敌人不清醒,我们不能不清醒。否则,我们也成了脚踩西瓜皮的糊涂蛋。

我们的忍耐是有底线的,一忍再忍,到了忍无可忍,就要“征于色发于声”。

2017年,洞朗事件电报被急送到打过仗的将军手里时,将军从望眼镜里眺望对方的阵地时,倒吸一口冷气:我们没放在心上,敌人放在心上了。

我们还马放南山,印军已万马奔腾,我们还刀枪入库,敌军已一片杀声……这就是洞朗事件带给我们的震惊。

我们一直沉浸在“好邻居好兄弟好朋友”幻想中,而敌人却趁着风高月黑集结军队,妄图吞噬蚕食我们国土。

中国有句老话叫: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印度是好邻居还是坏对手,不用解释,答案早已明了。对印度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们不能无动于衷,有时候,原谅就是放纵。放纵多了,会助长对手不切实际的幻想,会膨胀对手不切实际的愿望,会加剧对手不切实际的冒险想法。

我们必须警惕印度重兵压境的险恶意图,必须警惕印度铤而走险的突然进攻。

一切皆有可能。每种可能都应在掌握之中、准备之中、射程之中。

兵来将挡,水来土遁。

迎头痛击,不能让敌人有任何幻想。

用祖宗战法迎敌。一旦印军不知天高地厚,突然地向我发起进攻,我们不要客气,把印军放进来,然后“关门打狗”,让他们重演1962年的抱头鼠窜。

我们还可考虑细节性的战法战术。比如瘫痪拉达克列城机场。列城机场距中印实际控制线最近处只有80公里,距班公湖直线距离不足100公里。

而我方机场距实际控制线最近的约230公里,距班公湖380公里。印度最先进的战机是法国的阵风战机,与我歼一20有代际差别,可以毫不犹豫起飞和田机场歼一20,对进入班公湖及加勒万河谷上空的印军飞机实施反击。比如打击拉达克后勤基地。对油料库、粮食库、弹药库等军事重地实施全覆盖的火力攻击,伺机打掉拉达克的前沿重镇楚舒勒。

拉达克有两条对外公路,其中一条常年不通车,只靠1号公路连接列城至利斯尔,如果切断拉达克与外界联糸通道的“1号公路”,德普桑平地和锡亚琴冰川印军后路将被切断,拉达克必成孤城。另外,我军除了反击从拉达克出兵的印军,还可从藏南方向进攻,乘机收回藏南被印度侵占的察隅、错那、墨脱三个县,以及被印度侵占的其他领土。

当然,我们手里不是一张牌,还有其他选择。比如借力打力,向巴基斯坦和尼泊尔提供军事援助。巴基斯坦最近地方距离“1号公路”只有5公里,很多地方是悬崖峭壁,只要把靠悬崖的公路段炸毁,连抢修车辆都无法通过。我们相信,一直深受印度欺负,又有着“中巴铁哥们”般友谊的巴基斯坦,在中印冲突面前,不会无动于衷。

从目前情况看,还在执迷不悟、自大自负、头脑发热的印度错误地认为对峙形势与他有利,欲报“一箭之仇”的想法愈加强烈。如果不给他泼盆1962年生产的冷水,看来他很难清醒过来。

说实话,我们不想和印度发生边境冲突。我们一直记着和平相处的五项原则。但是,在印度一再找上门的形势下,如果我们总说不在家,就有点对不起老邻居的软磨硬泡了。

性格决定命运。

一直对中方小心思不断的印度,一直对中方小伎俩不断的印度,一直怀恨在心欲报一箭之仇的印度,最终会是什么命运呢?

答案不在印度,在印度的对面。

“老祖宗留下来的领土一寸也不能丢!”主席这句话不是随便说的,中国边防军人眼含热泪的誓言,更不是声张虚势。

对手健忘,我们要帮他回忆。

对手不长记性,我们要让他长记性。

Show CommentsClose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