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特朗普一样,梅拉尼娅不让第一夫人位置,至今未与拜登夫人交接

综合多家外媒集中发布的报道称,现任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正在打算效仿自己的丈夫,拒绝让出”第一夫人”的位置。从开票之后直到今天,拜登的妻子吉尔都没能和梅拉尼娅进行会面,因此有关”第一夫人”的交接工作就无从谈起。

而这一连串的事件根源,就是特朗普还不愿意接受自己败选的结果,甚至就连美国惯例的和平交接能否延续都存疑,同时也引爆了美国大选之后的第一个社会危机。

虽然现在美国国内仍然流传着有关选举舞弊的消息,但若是从选举人票来看待这次大选,就会发现特朗普的失败已经是毋庸置疑,哪怕是少数几个州的结果翻盘,但是选举人票的结果依旧对特朗普不利。

而选举人票这种”赢家通吃”的制度设计,在四年前就成功地帮助特朗普笑到最后,如今特朗普自己就败在了这套制度下,某种程度上也是带有强烈的戏剧性。

但现在美国人必须面对一个尴尬的现实,那就是他们的现任总统已经摆出了拒绝接受现实的姿态。尤其是主管总统交接的美国总务管理局负责人,拒绝签字承认这次大选胜利者,这本身就是对美国宪法的一次正面挑战。

不仅如此,特朗普的竞选团队至今都没有放弃对这次选举公正性的质疑。他们仍然坚持从邮寄选票这个方案入手,意图通过选举舞弊作为突破口直接推翻大选的结果进而实现绝地翻盘,各路人马和宣传机器都已经全力开动,美国上层社会内斗的残酷性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2020年的美国大选只不过是完成了投票阶段,真正的结果其实并没有浮出水面,两位候选人之间的角力甚至可以说直到现在才刚刚拉开序幕。直到1月份在法理程序上实现了总统权力和平交接之前,这场大选都存在着很大变数。

更不用说以特朗普为首的现任班底还不打算正式承认拜登的选票结果,这些都将增加了美国出现宪法危机的可能性。

而特朗普也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有着”特朗普天启四骑士”之称的美国现任司法部长巴尔,已经授权司法部公开调查本次选举中的违规现象。同时特朗普手上还握着最高法院裁判的底牌,一旦被特朗普挖出有多个州存在选举程序不正确甚至是舞弊的现象,那么依照流程最高法院即便是再不情愿也必须正视和受理。

而这个结果最终一旦成立,美国人民就不要幻想着能够在明年1月份实现总统权力和平交接,而届时美国宪法也将会迎接有史以来最严峻的时刻。

Show CommentsClose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